饲养请求

又名《暮落干员不想要舍友》



我流猫蛇cb向

(先试着做个朋友)


前文:莎乐美不愿起舞


欢迎评论!



1

起因是上个月惯例的身体治疗,因为积极的治疗态度,暮落一直是医疗部的“三好学生”。作为三好学生,自然被医疗部嘱以厚望,暂且按下不表。

而随着复诊报告一起发到暮落终端里的,是人事后勤部发来的一对一朋辈互助建议书和宿舍申请意向调查表。

互助对象上赫然写着傀影的名字。

不得不介绍一下罗德岛上灵活的宿舍分配制度。

本舰宿舍区分布着大量的单人间、双人间和多人间,各种大小的房间应有尽有,充分满足各类干员需要。

一般来说刚上岛的干员除非协同而来,不然基本会申请单人间宿舍,为了优化空间利用,在干员入职一段时间后,后勤会发来宿舍意向调查表,此时已经基本融入罗德岛的干员们会更愿意和认识的同事合宿,或者认识新的朋友,从单人间改为多人间。

确认意向后,后勤会来帮忙搬家。

暮落和傀影自我孤立,都拒绝了以前调换宿舍的问卷,所以目前为止还住着单人间。

而这几封件表达的意思很明显——基于医疗部的建议,希望傀影和暮落能合宿。


暮落,晴天霹雳,石化当场。

来串门的傀影不解地看着对面人倒着茶呢突然一动不动,茶水直接漫出了杯子。



2

经过上一次坐下来好好谈过,两人的相处模式终于从躲猫猫中解脱出来,暂时固定在老乡上。

傀影爱好喝花果茶,暮落也不吝啬,专门给他准备了一个茶罐,默许对方来串门。

冬季对斐迪亚生物钟的影响很大,即使暖炉将房间烘成了温室,暮落还是变得嗜睡起来。所以才称为冬眠假。

连噩梦都不能阻碍他睡觉。

傀影有时任务归来找到他这里蹭茶,两人聊着天暮落就开始犯困。

有一次他直接在和傀影说话时睡了过去,傀影担心地凑近想看看他的情况。

结果暮落醒过来第一眼看到他,直接吓到应激,又晕过去了。

等斐迪亚再醒过来,就发现傀影浑身散发着委屈坐在对面喝冷茶,耳朵都塌成了飞机耳。

暮落有些尴尬,只好解释是种族特性,好说歹说才让那对猫耳重新立回去。

之后这种事情再发生,傀影就能很淡定地自己喝茶看书,等暮落自己爬起来。


有次暮落醒过来时已经是半夜,房间也已熄了灯,只有一盏小夜灯幽幽照亮一隅。

“喵。”循着声音看过去,一双璨蓝的眼睛在黑暗中亮起。

“女士。”刚睡醒的声音有些沙哑:“你怎么还在这……啊。”

暮落看到了在被炉另一边也已睡熟的傀影。昔日的舞台明星,现今的特种干员,裹着自己的斗篷就在铺着绒毯的地板上睡得安详……不,似乎并不安详。


……

Answer.

The shadow in the dark.

The killer in the stage.

Answer.

Who you are.

……我是谁?

我是……[1]


熟悉的幻梦中,突兀地插进了一段小调,轻柔的男音呼唤着他:

“Long ago, it seems so long ago,how young and innocent we were.

She may not remember me, but I remember her……”[2]


傀影幽幽转醒,睁眼看到淡色的幕布,眨了眨眼,原来是垂在面前的发丝。

“卢西恩,还好吗?”暮落看人醒了,便直起身子,忧心问道。

“我听到了歌声……”傀影坐起来,意识还有一半残余在幻梦里。

暮落眼神飘移,装傻。

傀影幽幽地盯过来。

Miss.Christine舔了舔她的爪子。


也不怪暮落矫情,他连哼歌都是避着傀影的,艺术生的羞耻心实在不允许他在傀影面前字面意义献丑。



3

上个月,医疗部请(wei)求(xie)模范病人暮落下次带上他的老乡傀影一起去体检。诊断室里,暮落面对凯尔希那不容置喙的语气浑身发毛,实在不敢说出拒绝的话。

于是不得不和傀影关起门来讲道理。

暮落:“博士被医疗部下了死命令,不是你自己去就是我把你扛过去。为了我们两人身心健康和之后的平静生活,我建议你选第一个。”

傀影:(满脸写着拒绝)

暮落:“……作为你的前辈,我真诚建议你不要惹怒医疗部。”

傀影:“他们抓不到我。”

暮落:“总有人能抓到你。比如,博士?不过博士日理万机,医疗部不能一直麻烦他。”

于是烂摊子落到了某个人身上。

暮落叹气:“生病治疗是常识,讳疾忌医不可取……所以你要不要跟我去医疗部。”

傀影沉默了一会儿:“治疗会让注意力聚集在我的喉咙上,很难受。”

暮落没想到这层:“这……确实。”

暮落的病灶不明显,所以用的是基础治疗方案。傀影的结晶聚集在脖颈处,针对性治疗对他来说是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折磨。

斐迪亚灵活的黑尾不安地蜷了起来:“但你一直消极躲避也不是个办法……打麻药怎么样?不行,颈部还是太危险了……”

傀影话题一转:“想要歌声,音乐能安放我的意识。”

暮落硬生生被他这句话唬得倒退一步。

傀影无语:“不是我。”

暮落:“……你想听别人唱歌,那我去帮你找点唱片。”

傀影一双猫瞳炯炯地盯着他:“你来。”

暮落:“等等?你要知道我当年学的可真只是舞蹈和表演。”就算能唱两句,和傀影一比就班门弄斧了。

大猫不说话,大猫看着你。

暮落:“卢西恩,你真的要这么孩子气吗?”

自从上次暮落为了叫醒他唱了一小段,傀影总是一直盯着暮落,一开口就七拐八拐想让他再唱两段。

暮落也能体谅傀影这种求而不得,见猎心喜的痒,他自己又何尝不是为此拿起了沉重的盾牌。

但是太羞耻了所以暮落一直顾左右而言他,咬死不松口。

直到这次傀影抓住了他的把柄。

最后暮落妥协,签了不平等条约,承诺给傀影唱小曲(?)终于把祖宗请去了医疗部。






4

一直以来都是充当垃圾桶供人倾诉的知心哥哥终于也忍不住开始跟博士倒苦水了。

“我不太懂,我和傀影先生以前甚至都没说过几句话,怎么说都只比陌生人好一点……”暮落脸上还是带着淡笑,眼神里写满了生无可恋。

“别说陌生人,岛上很多干员甚至都觉得傀影根本不存在,只是都市传说。”博士安慰道。

“他的暗杀技巧据说青出于蓝,最优秀的刺客就是只该留在传说里。”暮落道:“所以我又能做什么呢?整个岛上也只有博士您的话他能入耳,我难道做了舍友,就能在医疗部需要的时候把他绑过去吗?”

让一个后勤对付一个高级作战干员,这是人干的事吗?

“可能医疗部就是这么想的。”

“那找个强大的作战干员,最好克制傀影先生的源石技艺的那种。”

暮落在脑内搜了一圈,很快就浮现出一个名字,抬头和博士对视一眼。

博士毫不留情:“银灰可没有这种闲心。”

暮落也知道自己不切实际,只是遗憾:“好歹都是菲林。”

博士道:“斐迪亚和菲林的相性也还不错吧,有很多类似的生活习惯。”

暮落苦恼:“傀影先生都三十多了,我虽然虚长两岁,也不能当他妈。”

“你也可以选择当他爸爸。”博士淡定说道。



5

斐迪亚和菲林在冬天有着非常好的相性,因为都比较怕冷而喜欢温暖的地方。

暮落觉得这也是傀影总是往他这里跑的原因,毕竟被炉真的很暖和。克里斯汀小姐都喜欢往里面钻。

天气好的时候,也会在甲板上偶遇然后一道晒太阳。暮落有些庆幸两人的关系能在冬天前缓和,不然就要辜负冬日珍贵的太阳。

傀影站在甲板上,微微侧头看向身边慵懒的男人,黑色的蛇尾在阳光下折射出五彩的色泽。

斐迪亚天赋擅长隐蔽和逃跑。又天性谨慎,无论外表如何亲善,对人戒备心总是很强,要很熟了才会懒懒地让你上手摸。

暮落之前对他心有芥蒂,现在两人能这样站在一起,属实是不容易。

但是命运总是如此不讲道理却顺理成章。



但是夏季两人的习性就完全不一样了。

关于暮落夏天偶尔喜欢泡水,傀影不能理解。     

得知暮落是为了消食,更不能理解了。

毕竟让猫下水跟让他下油锅也没啥区别。

暮落懒得解释,舒适地泡在凉水里感受浮力。



6

闲聊的时候暮落就发现了,傀影孑然孤立的外表下面是一颗极度闷骚的心。

有时候聊着聊着能被他气死。

比如……


傀影:“你会有恋头癖吗?”

暮落:“关于这点,我认为莎乐美是因为约翰拒绝吻她,才要来了约翰的头。爱而不得才是前提条件。”

傀影:“所以这就是你一直单身的原因。”

暮落:“……你是有什么资格在说这句话?”

傀影:“我有克里斯汀小姐。”

暮落低头看猫咪:“您辛苦了。”


7

傀影问暮落怎么也是独来独往的。

暮落:“所以你到底是有什么资格在说这句话?”

傀影:“我有……”

暮落:“好的,我懂,不用说了。女士真的承受了太多。”

傀影:“所以你为何选择形影单只,无私地为他人提供帮助,却在别人回报的时候飞快远去。”

暮落:“硬要说的话,只是还没准备好。毕竟我们背负的那团阴云太过沉重,我不想将它带给其他无辜之人。”

傀影:“他人并非那般脆弱。”

暮落:“主要还是我自己的状态问题,从来到罗德岛的那一天起,我所能做的只有等待这一篇章过去。”

傀影:“然后时间会治愈你的不安。”

暮落:“……然后就等到了你。”

本来快要演奏完的乐章突然被加长。

自闭不仅没好反而还严重了一段时间。



 8

暮落蹲下来郑重地跟克里斯汀小姐表达敬意:“照顾这个傻儿子您不容易啊。”




9

“你知道傀影为什么不喜欢去医疗部吗?”

“我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暮落下意识否认,然后才道:“不过可能和我们出身有关。”

“洗耳恭听。”

“您太客气了……博士,您知道吗?其实剧团里的几乎所有人都是感染者。

“没有人觉得有什么问题,在猩红剧团甚至不把这个当做病症。感染者能表现出更好的源石技艺,甚至会直接发放带有源石粉末的饮品,能让表演者有更好的发挥……是的,卢西恩因为受到剧团长重视,所以在他身上更加变本加厉。

“对于剧团的人来说,感染上矿石病,只是一种训练而已。为了更好的演出和体会艺术,总是有一点牺牲不是吗?

“我也是在离开剧团之后,才了解到什么是矿石病和感染者。而对于傀影先生……他可能对此甚至没有一般人的那种认识。”

就算跟他强调这个病会死人也没用,他的生命时刻都在虚实生死之间挣扎仿徨,死亡对他并没有威慑力。

“毕竟和我这个怕死的人不一样,傀影先生对治疗态度消极也是可以理解的。” 

“恐惧死亡所以更会珍视生命,你无需为此羞愧。”



10

在脱离剧团后,暮落和傀影都经历过一段相对艰难的日子。毕竟在猩红剧团里面他们十指不沾阳春水,一身技能除了高大上的表演艺术就是暗杀。

血钻还好一点,出了剧团门还能继续当个没有感情的刺客接散单至少不愁饿死。

可怜沉渊当初刚下定决心跑路不当杀手,然后就悲哀地发现自己几乎没有别的谋生技能。

斐迪亚的种族天赋让他在隐蔽和跑路上天赋异禀,但是依然对明天的面包没有任何帮助。

斐迪亚不得不四处打杂工勉强维持生计,种族天赋再一次拯救了他,一点点食物能让他撑好多天不吃饭。几年后这个技能再次被拿出来,让暮落躲在宿舍里几天几夜不去食堂也不会饿死。

好在之后靠着脸和优雅的姿态谈吐谋到了一份在维多利亚某家百年老茶店里当服务员的工作。

然而新生活还没有开始多久,就被一次体检给打碎了。

被确诊矿石病,一夕之间成为众矢之的的斐迪亚飞快失去了茶店的工作,店主辞退他的时候仍旧客客气气,话里话外绕来绕去就一个中心思想。

忧郁气质的斐迪亚青年并没有纠缠,利落地收拾好为数不多的行李就谦和地和店主告了别。

生活对于某些人,总是格外艰难。


接连被扫地出门了好几次,斐迪亚想着实在不行投奔整合运动吧。

然后他就在医院附近遇到了罗德岛的维多利亚办事处。外勤干员们没有注意到边上有个斐迪亚偷听了他们的谈话内容,并在他们离开后悄无声息地跟在后面。

一路跟到了罗德岛本舰。

他这种情况在罗德岛极为常见,所以审核通过也很快。只是填写个人履历时,许多个条目被斐迪亚用话术混了过去。

人事干员被他一通弯弯绕绕搞得思维混乱,只能机械地往下填。

“那接下来……请说一个在罗德岛使用的代号,之后在工作中这就是你的正式名字。”

“代号吗?呵呵,那就叫……暮落。"

让幕布落下,让夜晚过去。

从此沉渊就成了暮落,被罗德岛的后勤部雇佣,每个月的一部分佣金会被扣除用来抵医疗部对他的治疗费用。

他终于可以和不堪回首的过去割裂,走向黎明。


——在十几个月后那个过往的黑影悄然而至之前,暮落确实是这么想的。



11

“总之,我并不觉得和我合宿能对傀影先生起到什么朋类互助的效果。”

“主要是,只有你能无障碍和傀影交流。”

“他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吗?”

“一般人真的不用五步抑扬格说话。你想感同身受之后让令给你整一段《梦游天姥吟留别》。”

“好的?”

“以及,只有你能快速找到他在哪。”

“这真的是夸大了……尤其最近我已经失去这个敏锐度。”

“哦?”

“有时候和傀影先生在同一空间呆得太久,就会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我们一般把这个称为,信任。”

“……”

“这就是最后一点了,傀影信任你。”


12

傀影的反应速度和机动战力其实是远高于暮落的,之前暮落能躲他那么久主要是靠着高度应激感应,简称——生物在死亡威胁面前能表现出远高于平时的反应力和爆发力。

现在俩人慢慢慢慢慢慢建立起一点熟稔后,实际六维数值差距就显现出来了。

比如说,现在傀影像个影子跟在暮落身后,后者有时忙起来就会无所察觉。

——然后在转身的时候吓到窒息。

——不过多吓几回也逐渐习惯了。


13

“傀影先生不是说要用行动偿还罗德岛吗?”暮落疑惑:“那他怎么还不听话?”

“罗德岛当然希望他能好好治病,但傀影认为这不能算是他对罗德岛的补偿,反而是更多的亏欠。所以最后所谓的偿还,是扣了他五年的薪金和补贴。”

“?”

“原本傀影签的合约是一年期的短期聘用合同。这次之后改成十五年期的,且前五年的佣金以最低底薪发放,没有福利和补贴。”

身为后勤熟知罗德岛福利水平的暮落倒吸一口凉气:“他打算带着女士喝海风度日吗?”

“条件确实苛刻了一些,不过傀影态度坚决。而且他认为只要能满足Miss.Christine的日常开支就行,他自己无所谓。”

“……”

“所以傀影现在急需一个舍友,跟他一起饲养Miss.Christine……顺便投喂他。”

暮落:“我很乐意给女士送猫粮……”

“双人间空间更大,配有独立浴室和窗台,Miss.Christine也能有更多活动空间。往好处想,你能有更多机会撸猫了。”博士安慰道。

暮落闻言眼神微动,思想挣扎:“这还是得尊重淑女的意愿……”

“那不是还有大的那只嘛。”博士不以为然。

“?”



14

比起傀影,暮落和Miss.Christine的友谊小船起帆更早更快。

克里斯汀小姐并不总跟在傀影身边,暮落一早在执行后勤工作时,就与她在过道里打过照面。

因为不像她的主人那样让暮落寒毛直立,后者还以为这是哪位女性干员的宠物。

看着蹲坐在路上用蓝宝石般的眼睛直直盯着他的黑猫,暮落一时兴起蹲下来问道:“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女士?”

黑猫与他对视了一会儿,起身拿两条尾巴在暮落伸出的掌心里扫了扫,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开了。

没有能撸到猫的暮落遗憾地站起。

之后在工作时间中,暮落偶尔也能在视线范围内的高处或是甲板上看到漫步的黑猫。

“喵呜。”

暮落有点心痒,忍不住思考要不要也养一只宠物,陪伴自己度过死寂寒冷的夜晚。

不过养宠物是个很郑重和奢侈的事情,岛上那个死亡的阴影笼罩在他周围,暮落也只能苦中作乐随便一想。


后来进了古堡深处,循着奇怪的痕迹找到盛大舞台上的血钻前,在剧场门口暮落又看到了Miss.Christine。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一切碎片都连成了绳索,将他指引至此。斐迪亚走到黑猫面前半跪下来:“晚上好,女士。他在里面吗?”

“喵。”

“我知道了。”暮落叹道,正要起身,黑猫突然动了。她向前走了两步钻到暮落垂着的左手下,轻轻地蹭了一下。

暮落怔住了。

手心里柔软温暖的触感像一股清泉钻进他的灵魂,洗涤干净一路上积压的焦虑和狂躁

暮落的目光也柔软下来:“谢谢您,女士。我会把他带回来的。”

推开大门前,暮落不合时宜地想着,如果能顺利出去,就去养一只宠物吧。

也许正是因为身如刍狗命如浮萍,才会对陪伴产生渴望。

黑猫太稀有,养个源石虫或者磐蟹也不是不行,香草小姐或者豆苗小姐也许能分享一点经验。



当然无论源石虫还是磐蟹最后都没养成,因为小姐天性不允许房间里有虫子的存在。



15

“不过说到底,人事后勤部也只是根据医疗部提出了一个建议,最终决定权还是在你手里。”博士往后一躺,靠在椅背上看着暮落。

“罗德岛始终尊重干员意愿为先。”

暮落扯了扯嘴角,无奈地露出一个微笑。

“傀影先生那边,也不一定会同意的。”

“那就是他的事了。”博士道:“重点你自己能不能接受同居生活。”

“您这么说,我反而无法拒绝了呀……”暮落笑着摇头,站起身,“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考虑的。”

去决定,要不要为了卢西恩赌上自己的安危。

傀影与他不同:若只是沉渊,也许用上一生逃离便不会值得剧团浪费精力。但那是剧团长最珍贵的血钻,剧团只要还残留一只眼睛,也会用来盯着他。那么与傀影走得越近,暮落落入昔日梦魇的可能性就越大。

就和,高卢古堡里一样。




16

暮落出去时带上了门,随着“咔”一声锁舌扣入卡死,博士将目光放到办公室的角落。

“傀影,你应该一直都在吧。”

无人处突然显出一个影子,菲林俊朗的面容从兜帽下露出来。傀影向博士点头致意。

“暮落居然真的没发现你。”博士饶有兴趣:“你是跟在他身后进来的?”

傀影默认。

“既然这样,那你是怎么想的?”

“他不愿意,不要为难他。”傀影淡淡道:“我并不值得这样的关注。”

博士十指交叉架在桌子上,语气突然严肃:“这不是为了你。”

傀影目光转向博士,无声询问。

“暮落把自己囚禁太久了,你没来的时候,他就一直独来独往。为所有人提供帮助,却不愿意进入任何社交圈。”

就像一根柴火,不断燃烧着自己的生命,最后化为死灰。

“一开始人事部以为是斐迪亚种族比较内向,你来之后我们才意识到,暮落是疲于对抗过去,而没有余力进入新的生活。”

“我……也同他一样。”傀影低声道。

“我非常赞同暮落的人生信条,逃避可耻但有用。但有时我们必须得挑战自己,因为别无选择。如果一直选择在岔路口选择不期而遇逃避战斗节点,也是打不过最终关卡的。”

博士道:“况且表面若无其事,以自身为囚笼锁住过往,不让负面情绪泄露出来……最后只会让内在被腐蚀,余留空洞的皮囊。”

“你们身上有彼此需要的东西,所以你们合宿不仅是为了你的健康,也是为了他的健康。”


“如果你们的痛苦只有对方能理解,那么也只有相互扶持。”

“我希望你能帮助暮落,就像希望他能帮助你那样。”



17

门外,暮落轻轻顺着Miss.Christine光滑的皮毛,淑女在他手下舒服地伸着懒腰。

“以后可能要请您多照顾了,女士。”暮落小声说着。

“喵呜。”


End


Note:

[1]来自《追寻往昔之风》故事集傀影的幻梦。

[2]歌剧魅影《Think of me》中子爵唱段,是子爵第一次看到克里斯汀登台唱歌时的独白。



PS:

上一篇有些没讲完的读后感,于是又开了一篇,却发现写的比上次还长却还是没写完。也许会有第三篇。

暮落给我的感触太深了,反而不知从何讲起,他像是被抛在奇诡命运的普通人,又像是开在盐碱地里的一株花树,努力地生存,尽力地生活,即使过去不堪回首,即使未来迷雾重重。即使生理上疾病缠身,心理上噩梦随行。

他和傀影的关系,布满了危险,酒神的眼凝视着他们,所以进展起来是很难的。但是就像博士说的,他们身上有彼此需要的东西,暮落需要傀影身上的勇气,傀影需要暮落身上的安定,在未来的路上,还是希望能够一起走下去。

(至于爱情关系可能还在遥远的地方)

评论(24)
热度(2362)
  1. 共15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河荷之鱼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