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乐美不愿起舞

又名《干员暮落想要平凡生活》



我流猫蛇cb向(目前为止)


产粮(x)

肉鸽剧情读后感(√)


肉鸽结局3→1→2顺序背景,暮落单挑血钻。






0.


暮落的座右铭是,逃避可耻但有用。



1.


将傀影带回来之后,后者本以为暮落不会躲着他了。

古堡一行后暮落似乎是搞清了某些东西,没有再躲在宿舍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放下那个雕着头颅的盾牌,又像一滴水无声融入了罗德岛的日常中。

然而傀影还是抓不到暮落的尾巴。


傀影来到医疗部,被医生们一把抓住押着去体检,亚叶忍不住念叨:“为什么不能都学习一下暮落呢,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啊。”

他飘到基建,在重装干员训练室的借用表上找到了想要的名字,但是训练室里早已换了一批人。

在后勤仓库里神出鬼没的影子吓到了人,不过对方在吓到之后又想起什么,在一边的柜子中找出一个手掌大的人偶递给他。“这是之前从古堡带回来的,据说是你的东西?已经修好了。”

……

博士看着拐角一闪而没的身影,不确定道:“傀影好像看上去有些沮丧啊。”

“可能他还没从之前的事件中走出来吧,Doctor。”暮落在博士关门后温和地猜测:“他一直在为了古堡里的事而内疚。”

博士不置可否。

“您今天的事务我都已经整理好了,”今日的特别助理谦逊地问道:“Doctor你还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吗?”

“没有,你可以先下班了。”

“那我就先走了,Doctor。”

“暮落。”

“您说?”

“反侦察能力不错,有兴趣当先锋吗?”

“哈哈……我还是不擅长战斗的那类呢,当个台下的筹备人员比较适合我。”


暮落是怎么想的?他其实什么都没想,下意识就绕着傀影走罢了。

——虽然知道你不是来杀我的但是还是不想面对黑历史。

而已。 

大概。




2.

斐迪亚进入剧团时大概八九岁,在同期的孩子中算是年龄偏大的。若是再大一些便不能称为孩童,剧团不会为他们提供面包和住所。

那么小的孩子都是白纸一张,供人肆意涂抹上他们想要的画作。剧团为每个孩子赋予标签和性格,让他们成为戏剧中的角色,也让他们的人生变成戏剧的一部分。

残酷的练习和压力下,许多孩子没有等到成为主演的那一天便消失无踪,就像那时屋顶上为了争夺口粮而自相残杀的村民。慢慢的,沉渊身边越来越安静,会发出声音的人都不见了。厨师长的三把餐刀永远磨得锋利光亮。

沉渊没有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也没有像剧团的前辈那样在首演中证明才华以获青睐。

剧团在他的灵魂中刻入唯美主义,教授他世上最美艳怪诞的舞蹈和成为一切人的演技,首演的舞台早已准备好,浪漫与毁灭是塑造他的主旋律。

但是,父母的身影和那场倾覆家乡的洪水深根在沉渊的梦里。

他一开始就不是白纸。


艺术最大的敌人便是道德,剧团一直这样强调,因为美超越一切,艺术必须为了艺术而艺术,不应该受到任何束缚。而他们需不顾一切去追逐美的事物,若是得不到,便应不顾一切将之毁灭。毁灭的瞬间便是艺术最璀璨的时刻。

你们是艺术的孩子,管家曾这样说,你们不该受任何世俗的约束。


放走猎物之后,沉渊看着他仓皇离去的方向想到,我不是艺术的孩子,我是父母的孩子。

于是他也逃走了,没有回去乖乖检讨,将剧团长的震怒远远抛在身后。

荒野遥远的地平线上晨星闪耀,鸢尾色的眼中映出黎明。


他并不知道自己因此一举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打破剧团长剧本的人。




3.

暮落的梦魇中,沉渊的回忆中,血钻更像是一个符号,代表了剧团长和高层的宠爱,那是所有训练生梦寐以求的位置。

在剧团时他们其实极少交集,众星捧月的剧团明星的日常时间被排练占满,无暇与同期的孩子们交流感情。当然,其他孩子们也在为了主演的位置近乎求生般地努力,没有人会把时间浪费给交际。

沉渊搞砸自己的舞台逃向荒野时,距离血钻的首演还有很长时间。

那一天,剧团长的愤怒仿佛舞台上所有的幕布都在熊熊燃烧。

所有的窃窃私语都在围绕着那个可怜的、可悲的、可恨的,搞砸了首演的舞者。

后来三个老师的闲聊在傀影午夜梦回中编成咏叹调的唱词,其中轻描淡写提到不能理解艺术真谛的失败品中有人选择逃离。



至于卢西恩,那是沉渊在记忆之匣的底部存下的一个名字。他为很多人存着他们的真名,但是大部分人再也没有机会听到。

能够再次念出这个名字,到底是谁的幸运,也许很难说清。


暮落以为自己已经逃离,但是那个穷追不舍的影子出现,他才醒悟,他始终在逃离的路上,一旦松懈,噩梦就会扑上来将他吞噬。

但当过往化为傀影来到他身边,他却无法对其失踪视而不见。

虽然自己接下任务,也许就在幕后之人的剧本中。

无论自愿与否,只要进入剧团,便会被安排上早已写就的剧本。直至生命的终点。




4

借着任务之便跟人事处讨来了不少傀影的情报,暮落因此得知他是为了追寻一个答案而来,为了寻找自我的存在,他必须找到某个人去解答一些问题。

说实话,暮落在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傀影找错人了。沉渊作为一个早早逃跑的配角,又如何能解答血钻内心的谜团?他对剧团知道的也许还不如精神混乱的傀影本人多。

而且与这位昔日同僚相反,暮落并不在意自我的问题,对于他来说,能守护好自己当下的生活已经用尽全力了。

他知道自己内心仍旧残留疯狂混乱,但是他与人交际和处理工作时和其他常人无异,甚至因为卓绝的情商与察言观色的能力,他在许多地方都能混的很好。

重要的是不用违法乱纪杀人放火,有个安身之地打工顺便治病,现实没有剧本那么瑰丽,充斥着枯燥乏味和麻木。然而从跳下高台的那一刻起,暮落就已经选择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惜,过去总是会追上你。

暮落本来想再次逃跑的,但是罗德岛让他踟躇留下,而傀影最终让他选择面对。


人事部干员[1]接过暮落手中的资料:“辛苦了。”

“举手之劳,你也辛苦了。”

“所以说,暮落干员就是傀影干员上岛找的那个人吗?”

“我并不这么认为,”暮落道:“虽然我们有同样的出身,但不代表我能解答他的问题。罗德岛的人才众多,也许他要找的是别人。”

“也不一定啊,”人事干员晃了晃手里的干员档案:“至少暮落先生证明了傀影干员填的出生地是确实存在的。”

“这并没有什么。”

“有一个人能证明自己的过去是真实的,而非一场谎言或幻想,不是很值得高兴的事吗?”

“是这样,不过……”

“有一个人能叫出连自己都忘记的本名,难道不是值得落泪的事吗?”

“……”

“不要妄自菲薄嘛,暮落干员,你对于傀影干员来说一定是特殊的存在。你不喜欢交新朋友,那和老相识多多相处怎么样?”

“人事部清楚的真不少啊。”

“这是人事部的职责所在——岛上的干员过去互相认识的不在少数。也许是仇敌也许是旧友,甚至是两者皆是,如果不能掌握,人事工作安排就会有极大的隐患。”

比如把相看两厌的两人放在一个队伍里,那就是直接等着团灭。

看暮落被自己堵得哑口无言,人事干员最后一锤定音:“无论怎样,我是建议你们好好谈一次的。不要学塞雷娅女士和赫默医生,家庭不睦对孩子不好。”

“不,这个类比哪里都不对吧。”



5

暮落对傀影的感情很复杂,一开始那个影子代表死亡,逼得他使出浑身解数来摆脱穷追不舍的噩梦。

——那时他不知道傀影血洗了自己的首演舞台,将利刃对准导师,一己之力解散了剧团。

后来暮落搞清楚傀影和他一样,都是试图摆脱剧团的噩梦却仍被噩梦纠缠在命运中挣扎。他们共享同一份猩红而狂乱的过去,承受着同一份无法向外倾诉的噩梦。

真、善、美,猩红剧团扭曲真实,埋葬善良,专断美好。到头来,两个幸存者一个茫茫然追寻真实,一个默默然固守善意。而美,对于他们像是瘾,也是毒,仅仅是触碰也会鲜血淋漓,明明渴求却不得不戒断。

他们本该对彼此近乎一无所知,却成了世界上对方仅剩的故人亲友。

仿佛是末日之灾后荒野上独二幸存者,命运安排他们成为对方身后传记的唯一书写人。

所以他又怎能对傀影不生恻隐。




6

即使躲猫猫你追我藏最紧张的时候,暮落和傀影也保持了一个默契,宿舍门是绝对不可侵犯的底线。

如果幽灵连宿舍都入侵,那暮落就只能弃船而逃,这是他们两人都不希望的发展。

但是他们好像都忘了正常的交际方式,比如,敲门。

傀影在暮落紧闭的宿舍门口徘徊了一个多月,终于克里斯汀小姐看不下去了,从傀影肩上跃起跳上门铃。

暮落打开门,看到猫咪,不由苦笑:“女士,有什么事吗?”

“喵——”

“多谢您的关心,女士……要进来烤个火吗?我这里准备了软垫。”

“喵。”

暮落侧身做了个绅士礼,恭恭敬敬地把克里斯汀小姐迎进来。

然后便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做了几分钟心理准备,才转向拐角的阴影处:“卢西恩,一起进来喝杯茶吗?”

无人的阴影里慢慢出现一个身形。

不知怎么,暮落似乎从那一米八五的身影上看出两分委屈。

关上门后,斐迪亚一边泡茶,一边脑子飞快转动试图找个不让场面尴尬的话题:“……你的身体怎么样?”

“……好些了。”

暮落的目光不受控制地飘向傀影斗篷底下的右侧肺部,泡茶的动作顿时多了几分恳切。




7

大概是带着某种烙印的缘故,暮落对于剧团的“旧识”有着十分敏锐的感官,好比之前在茫茫人海中被血钻盯上的第一眼便毛骨悚然。

同样,刚一踏入古堡范围,或者说收到任务介绍开始,他的直觉就一直在喋喋不休地报警。

导致一路上暮落总觉得自己不是在救人而是在赴死。

前进中罗德岛遇到了躲在桌子下的人,躺在角落的木偶,荆棘的皇冠。

斐迪亚阻止了同伴们将桌子下的人拉出来,他认得那个人,也知道这不过是过去折射到当下的海市蜃楼;他将木偶拾起来,决心之后用自己的后勤技术修好……

在最后的战役中,歌伶和精神错乱的观众将闯入者挡在剧院门口,暮落凭借对地形该死的熟悉势如破竹孤军深入。

他已经听到了声响。

傀影在那里,布下这个舞台的人在那里,他的梦魇他的过往,在这等着他自投罗网。

猩红的幕布正等着拉开,迎接他登台。

灰骨般的面具下,主演的眼神晦涩如暮。



8

——然后暮落就举着盾把傀影爆揍了一顿。


盛大的舞台上,往昔的梦魇一一重现,令人昏沉的香味和催命的乐声针刺般折磨着暮落的神经。

报幕人厨师长道具师剧作家一一出现,而最重量级的那个必不可能缺席。暮落抬起头,剧团长就坐在那个专属位置上,凝视着他。

握着盾的手越来越紧,什么东西要挣脱长久的束缚破笼而出。

恐惧、死亡、压力、兴奋、激情、绝望、渴望。

“哈......哈哈,哈哈哈哈......”

挥舞着盾牌砸开涌上来拉扯他的幻影,温顺的斐迪亚终于撕开了理智的胞衣,露出鲜活而癫狂的内核。

恍惚中他不是扛着盾牌,而是戴着镣铐在舞蹈。


你并非自我。

你生来便是要演绎的。

不要被自我所迷惑。

你是角色,角色则是你的一切。

角色的选择,就是你的选择。

请登台吧,演员。

为艺术献身的时刻到了。[2]



莎乐美!莎乐美。

暮落已经下定决心不会回到剧团,他不想用匕首挖出别人的心脏,他不愿为了“艺术”而给他人带去不幸。

但是在这个舞台上他再次拾起了记忆深处的七重之纱,那代表绝对的色欲和绝对的毁灭,模仿传说中爱神从上天进入冥界的死亡之舞。

没有人能看过这支舞后不付出任何代价。


莎乐美公主,你为谁而起舞。

莎乐美并不为希律王和她的母亲起舞,她只为了自己起舞。她在希律王面前用最清纯的身体跳着最媚惑的舞时,她的心中只想着约翰。

暮落并不为台上台下幕后的观众跳这支舞,他专心注视着舞台上的主演,绛紫色的法术如同蛇群围在他身边,将一切试图接近的敌人吞入腹中。

斐迪亚癫狂地笑着,盾牌上的圣面却留下了眼泪。

挥舞的盾牌洒出的源石技艺,是莎乐美七层纱衣,直到最后不着寸缕。舞蹈本身就是一种祭祀,将纯洁的祭品献给神明,将纯粹的欲望献给权力,然后……

祈祷,或是索求。


莎乐美,你想要什么?

餍足的上位者被这支舞深深取悦了,轻易许下承诺。

“哈,我想要……”

混沌的脑海中某个声音尖啸着死亡和毁灭——去!去完成当初那场首演!去回归你的命轨!即使你带着镣铐,你的舞姿依旧值得一切奖赏。即使你衣着端庄,莎乐美的赤足依旧踏在血泊之上。

暮落注视着舞台上的主演,舞台上已经只剩他们两人,其他亦真亦假的身影都已在死亡之舞中消散,只有他们俩人。

你想要什么?你想要他的头颅吗?

脑内的声音循循善诱,去,去吻他,然后割下他的头颅。

爱情的神秘和死亡的神秘,应是你毕生追逐的一切。



暮落以扛着盾牌不该有的灵巧一跃而起跳到台上,血钻召唤出的不详幻影围在他身边,死神的镰刀挡在他的面前。

背景声中还有人在高声问他:

“无论你的愿望如何,我都会给你。你想要什么,莎乐美?”[3]

“我想要……”斐迪亚闭上眼,再睁开,桔梗色的瞳孔中只剩一片清明:“卢西恩。我要带走卢西恩。”

奏乐声似乎停了一瞬。

“不!不!不!”是谁在尖叫嘶吼。

“你不能要这个!你不该要这个!”是谁在否认。

“这并不是你渴望的,你如何能说出这样邪恶的要求。”是谁在斥责。

“我要带走卢西恩。”喃喃念着剧中的台词,暮落再次举起盾。“请不要忘记您立过誓约。”[3]

血钻站在灯光下,似乎看着他,又似乎什么都没看。他仰头,准备歌唱……

“砰!”

暮落猛冲进镰刀的寒光中,一把将盾砸向血钻的肺部。

……听着声音好像砸断了两根肋骨。

“我要带走他。”再次索要自己的奖赏,暮落险险用盾防住血钻锋利的剑。

“不行!不行!不行!”恢弘的奏乐中传来暴怒的齐唱。

“您立过誓。”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暮落回身挡住闪现在他身后的血钻的攻击。

“你背叛了这个舞台,你将遭遇不幸,你就该被流放到荒蛮。”

暮落一记盾砸在血钻脸上,直接打碎了他的面具,最后一次重复:“我要带走卢西恩。”

他要带着卢西恩逃出去,将他们的梦魇甩在身后,罗德岛很好,足够他们开启新的人生。


他也许从来都没能走出剧团赋予他的标签和角色,但是也没有人比他更理解他的角色。

莎乐美是美和毁灭的象征,但她是为了她自己,为了成为她自己,为了获得她自己,为了实现她自己。只是爱情的神秘和死亡的神秘如同那七层纱衣覆在莎乐美身上,观众的凝视便放在那些华丽动人的纱上。



“该回家了,卢西恩。”

——再不醒,就得把你的肋骨和手脚全都打断了。



9

把人肋骨打断的后续就是打人的和被打的坐在一张桌子上默默喝茶无话可说。

——暮落情不自禁想起医疗干员从他手里接过傀影检查后的惊呼。

也不知道是不想留下面对傀影还是医疗部,斐迪亚当时把人接出来就隐没在人群中。

本身这一趟都是罗德岛大家的功劳,他也只是做了微不足道的贡献。

事后跟博士交流,他是这样顺理成章地解释。

博士点了点头,低头给他多批了一个月假期。

“我记得斐迪亚需要休冬眠假。”


傀影徘徊的这一个月,暮落正在准备冬眠,之前被前者搞得心慌随时都觉得自己要另寻出路完全没有布置巢穴的心情。

寒冷的冬季会影响斐迪亚的生物钟,这段时间他们必须待在温暖的地方,不然无法保持清醒,或者干脆陷入长长的睡眠,直到温暖的春天到来。

而现在,傀影身下坐着厚厚的软垫,从可露希尔那里订购的东国被炉烧得十分惬意,热腾腾的花果茶能将人的神经都舒缓下来。

克里斯丁小姐已经在傀影腿上团成一团打起了小呼噜。

虽然不是冷血体质,但冬天温暖的房间也深受菲林喜爱。

“我已经知道你为什么而来,”暮落和傀影对坐,为了不吵醒小姐声音放得很轻:“但很抱歉,我也许不是你想找的那个人。”

“该道歉的是我,”傀影低声道:“我无意给你带来恐惧和不幸。”

“那不是你的错……那是我作为逃跑者无法规避的命运。”暮落道:“我以为我早已自那些过去中逃离,再不会有任何关联......我曾希望是这样。但你出现了,证明了我是多么天真。”

“……他们还在。”

“没错。”

是谁将傀影引上罗德岛寻找暮落?又是谁将戏服挂起将众人引向高卢的古堡?

暮落神经紧绷了太久,甚至有些自暴自弃:“……他就在我们身边,在我们的噩梦深处。除了死亡,也许我终其一生都找不到摆脱他的其他办法。”

他们两个,一个是剧团长的爱徒,亲手打造出的半洗血钻;一个是屡屡触怒剧团长的叛离者,搞砸舞台的罪人。

每时每刻,如履薄冰。

“别怕。”傀影道。

请别怕我。

实在难说他们俩谁更难,暮落摇了摇头:“我没事,别担心。”

“那你……为什么要去?”傀影缓缓问道,细想一遍谁都能感觉到幕后人对于暮落的针对,拥有敏锐直觉的斐迪亚不可能不知道。

好问题。为什么喉舌确认暮落一定会去找傀影,为什么暮落真的接下了搜救任务。

“我一直在逃离过去……”暮落叹了口气:“所以我不想面对你。”

菲林的耳朵微微耷拉。

“但卢西恩,我又怎么能不去救你,在明知你的命运之后?”暮落轻轻道:“那你要怎么办,像小时候那样躲在桌子底下吗?”

菲林的耳朵一下子立了起来。


夜很快深了下去,月光从舷窗外悄悄溜进来。

温暖的被炉催生困意,即使被幻梦缠身的两人也没能敌过被炉的力量,话语声越来越轻,直到再也听不见。

也许后天就要面对无处可逃的深渊,但至少今天还有一场安眠。


以及醒来还能有一句——

“早安,卢西恩,天要亮了。”



10

“暮落和傀影最近关系变好了的样子。”

“医疗部一直希望傀影能有个舍友来监督他体检和治疗,至少能有人能找到他在哪。”

“暮落干员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人选,发个消息问问他愿不愿意吧。”

“……是不是进展太快了?”

“?”



end



ps

[1]是踏寻往昔之风里那个登记傀影信息的人事干员,也是暮落档案里那个没有在意他社交距离的人事干员。(永远不要小瞧人事部)

[2]暮落档案四。

[3]王尔德《莎乐美》原台词。这里暮落能单杀血钻不是因为他比血钻强,更多是利用了莎乐美的剧情buff(bug),希律王就算不想也得把约翰的头送上来,剧团长就算不情愿也得把傀影放了。


祝猫生日快乐。

评论(24)
热度(3813)
  1. 共29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河荷之鱼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