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母论-续

(贴吧整理搬运)


既然jjxx都说了五条悟和夏油杰是对称塑造的,就多扯一点佛陀和鬼母。


天极一仙大佬在分析五条悟时候说过,五条悟是超脱因果的,众生迷于色相,然佛见一切皆是空。
佛度众生,又说众生自度,五条悟说他只能拯救愿意被拯救的人。
离一切诸相,即为诸佛。五条悟几乎生来就超脱色相用六眼看到空,他的领域叫无量空处。
鬼母几乎是佛陀的对立极端,她生于怨憎,贪爱妄取,前后两生都沉溺于爱恨因果之中。
鬼母不爱世人,只爱她的孩子,她盗窃别人的孩子喂养自己的孩子,如同人类捕猎野鸟炖汤喂养自己的孩子。
依我浅显的佛教知识来说,这叫分别心。
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看到了吗,佛对世人的爱与鬼母的爱是相对的,后者执于名色,执于五阴炽盛,因为爱得顽固,所以也恨得顽固。


五条悟为什么讨厌正论?
佛说不可着相,如果执着了正论,本身就是偏离。


鬼母最后也没有开悟,只是被度化不再作恶,但她仍是以孩子的母亲为先,她不爱世人。




不过根据这个我也大胆预言一波


夏油杰最终是能被五条悟度化的,因为他们有着相同的理想,如果夏油杰能够复活,那他也会在看到身后这些因果后开悟,和之前的自己和解。


——

谈一谈,咒里面生死观在夏油杰身上的表达。


鬼母传说中的生死是什么?
夏油杰的罪孽的根源是什么?
咒回想表达的生死观是什么?


咒术回战中讨论了关于死亡的命题,在这个世界上,死亡对于人来说往往是不平等的,不讲理的。
并非好人就会有好报,并非英雄就会荣耀地死去,并非坏人就一定不得好死。
以至于寻求【正确的死亡】都成为了理想一般的存在。


我们先来谈谈鬼母传说中的生死。


小虞山中有鬼母,一日产十鬼,朝产之,暮食之。
鬼母会在早上生下她的孩子,然后在晚上吃掉。这是造物主的视角,它反映的生死观是:
【死亡是宿命,每个生命最后都会死去。】


佛教鬼母故事中,鬼母生前在路边流产,被路过500人无视,含冤而死。死后以鬼母之身重生于王舍城,食尽城中小儿。
这个故事中有个很有趣的地方,当初舍鬼母而去的500人种下了恶因,但是尝到了这个恶果的反而是王舍城中的无辜居民,鬼母的报复对他们来说就是无妄之灾。
如何理解这种看似不公道的因果法则?
这里就必须理解,佛教中所说的因果到底是什么。
一般理解中的因果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然而佛教的因果并非这种一一对应的简单公式。
因果与无常是紧密联系的。佛说无常。一切事物皆因缘而起,渐而败坏,故曰无常。「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每个行为(业)都是个「因」,必定会有「果」报。一体两面,因果互生。因果并非轮回,前世因并不结今日果,不过是善因结善果,恶因结恶果。如是因果,任何力量都无法改变。
因果循环的系统中,一件事的发生,绝非单一的原因所导致,由于此生彼生的无常原理,因果不能被量化,也不能被质化,众多因加以无量缘,引发出一个结果,但这个结果并不就永远地停留为一个结果,它同时将会是未来结果的其中之因,如是,因果相依相承,环环而扣,却又无分彼此。
用唯物辩证法来说就是,万事万物都是联系的,个人的命运与其他人的命运相联系,这个联系并不是光靠肉眼就能完全看到的。

五百人舍鬼母而去,他们种下了恶因。这个因结成了果,造出了鬼母,让王舍城的孩童们惨遭不幸。
因果不会停留在个人身上,也不会停留在一个固定的时间和空间之中,而是在整个世界系统里复杂运算着。
这里就是另一层生死观:
【生死是因果的表现,善因得苦果,恶因得乐果,生死无常。】


咒术回战中充分表现了佛教的因果理论。

非术士的负面情绪会形成诅咒,这是业因。
诅咒会危害人类,但不一定是危害负面情绪的来源,咒术师为了保护看不到诅咒的普通人与诅咒战斗,却往往会死在其中,这就是果报。

种下了恶因,收获了恶果,因果的主体却变化了。伤人的人一无所知,救人的人死于非命。

这就是佛教的因果。



夏油杰在经历了星浆体事件、灰原之死和美美子菜菜子的悲惨现状后,无疑是看到了这一点的。
五条悟同样,六眼有一种可能是来自于佛教的六界,风地水火空识;也有可能是升华自佛教的五眼,即是指从凡夫至佛位,对于事物现象终始本末的考察功能。如果这层意思的话,他的眼睛应该有看透因果之意、


那么如何才能将世界从这个结构性的悲剧中拯救出来?


夏油杰想要斩断一切因,从源头上解决问题,然此举为恶业,所以必不得善果。
五条悟知道大因果是不为人力变化的,他的选择是种下更多的善因,培养学生,尝试从体制上改变咒术界的现状。即使因果关系是存在的,但今天的果未必要完全归咎从前所种下的因。因果之间仍存在一些变数,而这些变数就是由今天的修为而形成,足以调整最终果报的生成内容。也就是说,人力不能改变发生过的历史,但能够左右业报生成的影响,当下种的因,重点在於它拥有不可思议的承前启后作用。



让我们回到夏油杰和咒术回战的生死观上来。


咒术回战表现了一种残酷的死亡现状,你不知道死亡何时会来,死的时候可能很滑稽。好人可能会惨死,坏人可能会苟活。死亡并非对人的关怀也非生命的仪式,他是悲伤的、随意的、无法控制的。死亡是家常便饭,但不代表人能轻易地接受。


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如何看待死亡?


也许从夏油杰身上可窥见一些,jjxx先表达的东西。


在咒回这场死生盛宴中,夏油杰是个特殊的存在。
首先他是个反派,jjxx塑造他的初衷,是想塑造一个思想偏颇的人。
他的生命被几场死亡割裂成两半,天内理子的死亡,灰原的死亡,美美子与菜菜子生不如死的境遇。他看到了死亡的荒谬,生者的可怖,无法接受,无法忍受,最后走向了精神的崩溃与自我的坍塌。
可以说,夏油杰是被死亡压垮的一个人。
他杀了很多人,有虐待咒术师的普通人,有给他交钱的信徒,可以看出他并不滥杀,却也是毫无动容地将死亡施加到了许多原本无知无觉的人身上。
然而他的死亡,却几乎是全剧中最温柔的死亡。死在旧时挚友手中,不感到痛苦只感到解脱,在这个无法让他欢笑的世界,死前却最后笑了出来。


夏油杰是咒里面与死神打照面最多的人之一,他看到了因果无常,看到了死亡的荒谬,却无法接受无法理解。他是骄傲的理想者,于是决心凭一己之力改变这种同胞的死亡。


他绝对不是正确的。
也许jjxx想从他身上表达的就是,死亡似乎不可理喻,但是这是客观的,要尊重它,如同尊重一切客观规律一样尊重它。
不要被死亡所压垮。



————

下面是讲一讲指针的问题。


源自五条悟公式书中一个QA

Q:面对盘星教的人们,他当时的精神状态甚至到了能说出:“这些家伙要杀掉吗?现在我应该不会有心理负担”的程度。现在没有这种情况是因为他有所成长了吗?
A:比起成长,不如说五条一度是以夏油的判断作为善恶的指针。



几个问题:
【五条悟是不是因为当时精力憔悴,才会选择以夏油杰的判断为指针?】
我看了几个翻译,有人指出来,原句直译中明确是【有一段时期】而非某一刻,所以这种说法不太能成立。


【五条悟小时候经历了什么,才会到了高专找夏油杰做指针?】
五条家的信息几乎没有,只能从其他御三家来类比看。
总体上,御三家给出的感觉是非常保守的旧贵族,力量最重要,御三家最为重视血统与术式——御三家作为名门世家主要靠两点。第1是继承“家名”的血统,而更重要的第2点则是继承“力量”的术式。
公式书中提到,崇高的理想也经年腐败,现在高层已经化为了专注明哲保身与“世袭”维系权利的魔窟。
咒术师保护普通人的理想早已不存,高专二年级的五条悟面对夏油杰“强者要保护弱者”的言论嗤之以鼻。
同时,在强者至上的御三家中,五条家基本全由悟一人做主。咒术界的命运担负在他的双肩上。没有人有资格去指挥他和干涉他的想法。
腐败的理想,残酷的现实,唯我独尊的家庭环境,不难想象五条悟是如何野蛮地生长到了十五岁进入高专。
夏油杰与他不同,他入学前对咒术界的规则一无所知,只是纯粹地坚持着自己的正论。他对五条悟来说是一个新奇的,能与自己平起平坐的,有着坚定原则的同龄人。


【如何理解这句话?】
我的理解是,五条悟虽然在腐朽的家族中野蛮生长了十几年,但他对善有根本的向往,只是没有人能给他完整的表达善恶的概念。规则教条都不是善恶,而夏油杰是他身边人中最接近纯善的人,所以他以夏油杰的行为方向做观察,如同寻找方向的人会去看指南针,是因为指南针永恒的指向南北,不会偏离。
0卷五条悟与夏油杰见面、
五条悟:“因为我相信你,你坚持的主义不会无缘无故的杀死年轻的术士。”
夏油杰:“你对我还有信任啊?”
是一直信任着的,从高专开始,就无声地将核弹的引线交给了对方。
从结果来看,夏油杰也一直在给他指向正确的方向,即使他们背离失散。

评论
热度(1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河荷之鱼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