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荷之鱼鱼

爱是浪漫残忍

咒灵操术鬼母论

关于咒灵操术:

《公式书》:

吸收咒灵用作仆役

吸收降服的咒灵并自由自在地操控它们。无需媒介,能以操控的咒灵本身的咒力发动术式。能够吸取的咒灵数量无限。夏油持有4000只以上咒灵。(应该是6000只以上,加上分散出去的两千)

[着数多这点是咒灵操术的强处]

[将对应咒灵阶级换算,如果比施术者低2级以下则省略降服仪式,基本能够无条件吸收]

大招:漩涡,来源是伊藤润二,wb上有人做过分析,这里不提

稀有度:极高,上一个六眼是四百年前,上一个咒术操灵按照脑花的说法可能在千年之前,且非家族传承。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都是召唤系,但咒灵操术与一般的式神使不同,主要包括来源、收服方式、运用方法等,咒术操灵不需要降服、媒介和起手式,能自由地实现咒灵的重组和融合。

根据伏黑甚尔的台词,一般的式神使的死亡与咒灵操术者的死亡带来的影响有差异,后者可能会导致体内储存的咒灵暴乱。

(由于0卷中夏油杰打光了自己所有的咒灵,无法知道具体效果是什么。)


关于鬼母

(以下资料来自百度百科)

鬼母的记载在各个国家都有,这里主要选择东亚文明中的鬼母记录

中国:

任昉《述异记》卷上载:“南海小虞山中有鬼母,能产天、地、鬼。一产十鬼,朝产之,暮食之,今苍梧有鬼姑神是也。虎头龙足,蟒目蛟眉。”

(朝生暮死,鬼母形象有造物主的映射)

佛教:

佛经里记载九子鬼母,也称鬼子母神(Hariti),梵文音译为河梨帝母。鬼子母神——护法二十诸天之一。又称为欢喜母或爱子母。

《佛说鬼子母经》,收录於《大正藏》第二十一册。全一卷。译者佚名。鬼子母神,梵名Hariti,音译作诃利底、迦利帝、诃利帝母。为青色、青衣之意。意译为爱子母、天母、功德天等。以其为众鬼子之母,故称鬼子母。

古代王舍城有佛出世,举行庆贺会,五百人在赴会。途中遇一怀孕女子,女子随行,不料中途流产,而五百人皆舍她而去。女子发下毒誓,来生要投生王舍城,食尽城中小儿。后来她果然应誓,投生王舍城后生下五百儿女,日日捕捉城中小儿食之。释迦闻之此事,逐趁其外出之际,藏匿她其中一名儿女。鬼子母回来后遍寻不获,最后只好求助释迦。释迦劝她将心比心,果然劝化九子鬼母,令其顿悟前非,成为护法诸天之一。

日本民俗文化受佛教文化影响极大,在东京的雑司ヵ谷、入谷两地的鬼子母神很有名。母亲们在这里献上石榴作为供奉(传说她不再偷盗孩子以后,用石榴来喂养自己的500个孩子),祈求平安。


本帖观点:

咒灵操术是从鬼母形象中延展出来的设定。

将咒灵化为黑色圆球吞下 → 鬼母食子

将咒灵收作己用 → 鬼母产子

咒灵操术使 →  万鬼之母


目录

一、咒灵操术之鬼性

1.咒灵操术的中立性/亲咒灵性

2.咒术界的异类

3.普通人的异类

二、咒灵操术之母神元素

1.平衡与鬼母的使命

2.石榴、生育、控制、生死之隐喻

3.爱神的意向




咒灵操术,与其他生得术式不同,当其他咒术师以【消灭】咒灵为目标时,咒灵操术使的目标都是控制并捕捉。

即咒术世界的宝可梦大师,自身即为红白球。

在这种情况下,就会使得咒灵操术使比之其他咒术师对咒灵的态度会有明显的不同,人的能力会决定他的视野,他的视野会决定他的三观。拥有术式的人天生就会被术式决定命运。

咒灵操术的拥有者是平衡在咒灵与咒术师(诅咒师)之间的存在,他能听懂咒灵的语言和他们交流,与他们并肩作战,交付生死。

在某些极端条件下,对咒灵操术使来说,咒灵比咒术师更加可靠。


考虑到咒灵操术并未以咒术家系传承,咒灵操术使即是同时身处了普通人、咒术师、咒灵三方立场。

这种撕扯与分裂,并带来的独特的眼界,会对咒灵操术使的心态和世界观带来巨大影响。在夏油杰的生平中可见一斑。


wb阿灾《五夏共谋论》中分析认为

【“咒灵操术”在练就初期应该是很孱弱的,唯有掌握、活用弱小咒灵特性以小博大,收集咒灵到一定程度之后,优势才会展现,对这个时代(咒灵数量爆发)的相性可谓相当差。】

公式书提到,咒灵操术的收集数量是无上限的。(与式神使相对,伏黑惠的十种影法术上限为十)

可见,咒灵操术特点是前期弱小,成长性强,潜力无限,活得越久越可怕。

对于特级咒灵操术使来说,二级及以下的咒灵能够直接收服(满血扔球),一级大部分情况下也不用花太大功夫。

只有面对特级咒灵时可能需要费一点波折,即使如此,公式书也肯定,只有面对漏瑚、真人这俩能领域展开的超强特级时会吃力。

那么几乎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这种术式的拥有者一旦平稳度过前期,基本不会死在咒灵这种【天敌】手里,普通人对于他们力量悬殊过大,所以只可能死在【同胞】咒术师刀下。

这会是咒灵操术没有能成为家系的原因吗?千年之前的咒灵操术使会是被御三家或其他咒术师群起而攻之的吗?


同样,咒灵操术使也是无法被普通人容忍的,普通人看不到咒灵,咒灵操术使不仅能像其他术士那样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甚至能与他们对话,然后收为己用。

只是有个阴阳眼就能被人群作为靶子迫害,如果被发现能和咒灵沟通和使用咒灵,那么给咒灵操术使引来的敌意和排斥将远超其他咒术师。

普通人中也容不下他们。

在这个三岔路口中,咒灵操术使最终会被另外两方推向【咒灵】的那一边。

鬼母,因此而名。


以上部分分析了咒灵操术使对比其他咒术师更加接近咒灵的因素。

下面分析鬼母本身在咒灵操术使的体现。

先讲一个理论基础假设:除了平安时代百鬼夜行的世态,到现在因为五条悟出生打破了平衡咒灵数量暴增中间一千年,没有咒灵操术使的出现记录。


咒灵操术使,在咒灵繁盛的年代早期夭折率高,在咒灵不多的年代又容易隐没人群之中。

所以这种术式稀少是很好理解的。

可以说,这是专门为了咒灵出现而出现的术式。

夏油杰理想打造【只有咒术师存在的世界】,但在这种世界中,咒灵操术使就会变成普通人,因为没有咒灵,他们就如同断了手脚。


五条悟,1989年12月7日爆诞,打破了世界原有的平衡,因此引发了咒灵数量激增。

这里的打破平衡指的是五的力量太强了,使得天平严重向咒术师这边倾斜,所以天道为了平衡,才出现了天平另一边咒灵的数量和实力都暴涨。

夏油杰,1990年2月3日出生,正好是那年的【节分日】,一个撒豆子赶鬼出门的节日

前后相差58天,不到两个月

已知咒术世界存在几近规则般的【平衡】,那么为同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问里,会接连出现两个特级?

五条悟是最强,夏油杰却也是千年一遇的传说级别术式,如果仅以巧合而论,太巧合了

这里,夏油杰,咒灵操术千年后降世,本身就是平衡的一部分,五打破平衡,咒灵激增,于是鬼母降世收容和管理暴乱的咒灵。俗称叫你妈来打你。


咒灵操术,鬼母的存在是不会打破平衡的,反而他的存在就是动态平衡本身。

咒灵操术不会消除咒灵,

当咒灵>咒术师,鬼母作为咒术师存在,将咒灵多余的战力一点点转化为咒术师的战斗力;

当咒灵<咒术师时,主要矛盾就会从人类与咒灵的矛盾变为人类的内部矛盾,根据上文分析,这种情形下夹在多方之间的咒灵操术使心态最容易失衡,被针对或者叛变。咒术师的战力又会削弱。

从平衡的角度来说,五条悟和夏油杰的背离拆伙是写在了宿命里的,这点甚至在夏油杰死后也没能改变,他仍然是五条悟这个最强的唯一弱点。


注意,由于考虑到咒灵操术使容易早夭和隐没,即使咒灵操术没有真的千年一遇,夏油杰的出现仍然是特异的。

首先他足够强,咒灵操术这种必须在实战中才能成长的技能,他在十五岁不到就和(领悟反转术式前的)五条悟平起平坐,说明他面对咒灵的经验并且战胜收服咒灵的经历相当多。十六岁不到就成为特级。

夏油杰出生在普通人中,他是被咒术界的人发现才进入了高专,又不是所有人都有六眼,那么他被发现只可能是在收服咒灵的现场被咒术界的人看到。

夏油杰是如何发现自己的天赋,学会吞食咒灵玉指挥咒灵的我们无法得知,但在进入高专前,他肯定已经独自战斗了很久。他没有早夭,也没有隐没,而是拥有实力保全自己,并且在恰好的时机被发现,得到进一步的培养。


2.石榴、生育、控制、生死之隐喻

从石榴谈起,日本会用石榴供奉鬼母,石榴和鬼母都表达了古代的生殖崇拜,即多子多福。

将石榴与咒灵操术联系在一起,就能看到下一个隐喻。

咒灵操术将咒灵控制住后,将其转化为一个黑色的圆球(咒灵玉),然后吞入身体,完成从野生到家养的转化。

黑色圆球,象征种子,幼体,茧房,襁褓,万物初生的混沌,恶念浓缩后的黑暗。无论特级还是四级咒灵,无论外表如何,在咒灵操术使面前,他们都会变回那一颗黑色的圆球,如同进化树最底的那个黑色圆点。

将咒灵的真正样子看作成体,咒灵玉看作幼卵(可联想数码宝贝黑球兽)。

那么谁有能力将一个成人变作孩子?谁有资格如同怀抱孩子一样去桎梏成熟的人?

——母亲。


关于石榴还有一个很细思恐极的地方。

六眼的原理是看到咒力的流动。

用六眼去看咒灵操术者的身体,看到那些被吞下储存在身体里的数以千计的黑球球。

他看到的是什么呢。


可能是受到了伊藤润二的影响?咒术回战中有很多生殖崇拜的隐喻。

之前看到谁分析过,星浆体、薨星宫、盘星教都是生殖崇拜的隐喻,盘星——胎盘,薨星宫——子宫,原型来自伊藤润二的极之番漩涡与薨星宫内部结构都酷似脐带缠绕的胎盘。

体现在咒灵操术中,将咒灵变为黑玉吞入身体,是一种反向的分娩,吞咽的痛苦、恶心和糟糕的味道,对应了女性孕育中的妊娠反应。

每个生命都是以母体的痛苦中来临的,在佛教中这是八苦之一的生,母体是引导生命从彼岸来到此岸的桥梁。咒灵操术是引导咒灵从凶神变为式神的桥梁。


咒灵操术中体现的大母神文化

大母神文化存在于许多文明的神话中,中国的女娲,古希腊的盖亚,古巴比伦的提亚马特,越是古老的土地文明,对“永恒之母亲”的存在就越认可。

人类早期文明形态是从母系氏族走来,那时的人只知其母不知其父。

母神形象有残酷和柔和的双重性,鬼母会吃掉自己的孩子,也会因为一个孩子丢失悲恸。

大母神是吞噬性的,无处不在的,拥有绝对的权威,她的孩子依赖她存活,身心都被她影响。

人类与土地,孩子与母亲,是最原始的共生关系。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大父神会推翻大母神,成为新的文明形态,女性在社会关系中逐渐成为男性的附庸。

体现在符号学中,代表大母神的是圆:它包容万物,令万物在其间诞生和生长,从这种“大圆的原型”里,派生出了各种圆体(有孔窍和无孔窍的)和环状物(如盆子、纺轮、首尾相衔的蛇),“大圆”是大容器和大卵的表达形态,与代表大父神的棒状物(龙蛇、獠牙、兽角、权杖、刀剑、立柱、塔式建筑、陡峭险峻的高山等)形成鲜明的符号学对比。

咒灵操术者对待咒灵就如同大母神,控制、吞噬、包容、养育,咒灵操术使能把咒灵当做仆役般驱使,却同时要求咒灵操术使能够掌握他吞噬的每一个咒灵,知道他们的特性、能力和长短。这样才能让咒灵操术使在下一次战斗中更好地活下去。

咒灵操术者与咒灵是共生关系,如同母神与她的孩子。


之前提到,咒灵操术吞咽咒灵玉的过程是反向的分娩,是孩子回到母体的象征。

奥托兰克出生创伤理论认为,认为母体在生产时的震荡对婴儿造成心灵上的恐惧及痛苦(出生创伤),这些从分娩过程中造成的恐惧令人类有着回归母体的愿望。即子宫幻想,以此为基点,诞生了人类的分离焦虑、归属感需要和集体主义思想。(关于夏油杰对应的集体主义思想与五条悟对应的个体主义思想的体现,之前有人分析过)

子宫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胎儿由母体输送营养,没有任何行为能力也没有任何烦恼。等到出生后,就要面对世界无数负面情感,悲伤、无助、无能、嫉妒、傲慢、仇恨、痛苦向新生命奔涌而来。幼童本能的反应就是叫妈,大概是因为那里有最安全的子宫,想回到那个没有痛苦和悲伤的地方。

咒灵本身是人类负面情感的集合,他们也会像孩子一样寻求母亲的子宫吗?丑宝在伏黑甚尔死后主动找上了夏油杰,叫他“妈妈”,咒灵对于咒灵操术者,是否有着子宫幻想呢?


咒灵操术者,庇护人类不被咒灵伤害,同时也庇护着咒灵不被其他咒术师直接消灭。

鬼母控制着自己的孩子,吞噬着自己孩子,同时也庇护着他们。


之前的讲述中为了避免对夏油杰本人的泥塑,都尽量以咒灵操术者为主语去分析。

我分析的不止是夏油杰的个人,而是体现在他身上的,咒灵操术者的共性。

就像一开始说的,术式会决定人的命运。

但是下面这一部分必须进入夏油杰生平的个体视角,分析鬼母形象的爱恨情仇。


鬼母与爱神

日本民俗中,鬼母也是爱神的一种。很好理解,因为天地间最真挚深刻的爱从来不是男欢女爱,而是母亲与孩子之间血肉相连的依存之爱。

夏油杰,他杀父弑母(存疑,未看到尸体),屠戮普通人,蟹脚教主招摇撞骗,他绝对不是个好人。

但他却是被很多人爱着的。

他叛逃高专,但同期的硝子和七海对他内心毫无怨恨。硝子觉得他是个笨蛋,七海自认无法责备他。

他是诅咒师,诅咒师的家人们从心里认可这个青年是好男人,他从普通人中救出三个孩子(妹妹菜菜还有一个少年),被当做夏油papa

他是咒回最受异性欢迎的男性,不是最好看的,不是最强的,是个反派,甚至是可能是个躁郁症患者。

他是五条悟有且仅有的亲友(0卷原话)。

教徒就更别说了,一堆送钱的冤大头。

夏油杰是被无数人爱着的。


夏油杰的爱恨几乎并不出于自身,他憎恨非术士并非因为自己受到了非术士的迫害,他与伏黑甚尔开战并非伏黑甚尔先对他动了手。

理子与五条悟被伏黑甚尔杀死,所以他与伏黑甚尔死战;灰原在任务中死去,他看到的不是自己的死亡,而是堆积在终点同伴的尸体;屠村,并非自己受到什么伤害,而是因为那被虐待的两个女孩。

夏油杰是一个近乎纯粹的利他者,在整个出场中,他几乎没有为了自身存在的私欲,灰原给他带伴手礼,他选择的却是五条悟喜欢的甜食。

公式书也写明了,夏油杰并非为了欲望成为诅咒师的那种人,他是为了理想而成为了这种人。即使成为了诅咒师,他也不愿意随意杀死年轻的术士。

鬼母愿意为了自己的孩子从恶向善,夏油杰为了自己的同伴叛正为邪,利他主义的黑暗在于,当你不是他想守护的人,他就会为了要守护自己的人而伤害人。

夏油杰的生平与鬼母的生平正好逆行。

鬼母投生王舍城后生下五百儿女,日日捕捉城中小儿食之。后被佛祖藏其爱子,使能感同身受失去孩子心碎肠断的痛苦,令其痛改前非 → 夏油杰坚定认为术士是为了保护非术士存在的。因为同伴的死去和美美子菜菜子的悲惨遭遇,感同身受,黑化决心杀死所有非术士。

鬼母生前故事,五百人赴王舍城赴会。途中遇一怀孕女子,女子随行,不料中途流产,而五百人皆舍她而去,于是女子发下毒誓诅咒这个世界。 → 夏油杰与乙骨一战打光自己所有的咒灵,失去右手,在小巷中被五条悟无怨无悔结束生命。

鬼母因恨而生,因爱子而被度化。夏油杰生而爱人,却因为爱着同伴(术士)最终厌世,终被杀死,死后被盗窃尸体不得解脱。


顺便一提。

鬼母传说的前生有很多种,认为她是流产女子被五百人视而不见,所以发毒誓转世害人子的那个版本中,五百人是因为王舍城有佛降世,所以前往赴会。

这个佛和后面度化鬼母的,就是释迦牟尼。

已有很多考据认为五条悟对应释迦摩尼佛。

那么之前认为的,咒灵操术是因为五条悟爆诞打破平衡而降生,和夏油杰是被五条悟杀死解脱,就能跟鬼母与佛陀的故事对应上。


之前提到了大母神文化的控制性。

但是母权的控制与父权的控制是有差别的。前者更加隐秘柔和且利他,后者更加明显强硬且利己。

母亲和孩子存在共生关系,所以她们往往会将孩子看作自己的衍生。父亲不存在这个,他们对孩子的控制更像是对另一个个体的控制,这种控制的目的是凸显自尊(大男子主义)。

五条悟与夏油杰的塑造中,其实就能窥见富绅文化与母神文化的对撞,互补和差异。

就以教育为例。

五条悟基本施行放养,公式书里他保下乙骨和虎子的原因是“觉得自己够强(所以想做什么做什么)”,这种思路是从自我出发的,将学生/下一代当做能够独立成长的个体。

就像刚成年就把儿子赶出门自生自灭的那种家长。

夏油杰养的几个孩子美美子菜菜子还有一个小哥几乎就是捧在手上照顾着,能够把从小被虐待的孩子养成现在甚至有些骄纵的性格,夏油杰肯定给了她们非常多的关爱,才能弥补那灾难的童年。0卷里面他也没有让他的孩子去冒险,即使自己不喜欢跟非术士接触却不会这样要求家人。

仿佛含辛茹苦又当爹又当妈把孩子拉扯大的单亲家长。


之前提过母权的来源是母亲与孩子的共生,大母神来源于人与自然的共生。

术式会决定人的命运。

五条悟身负六眼和无下限,他与这个世界的距离也像是无下限一样,一直在贴近,但是永远无法真的触及。

夏油杰身负身同鬼母的咒灵操术,咒灵操术使与咒灵是共生的,而他与这个世界是共生的。所以可以理解为什么小小年纪的夏油杰就能坚持正论。

他与他周围的亲朋好友也是共生着的,虽然很多人都觉得夏油杰外热内冷,但他的确是那种高情商温柔体贴习惯性照顾人,所以几乎被原著人物公认为好男人。

这种共生被撕裂的时候,如同鬼母被夺走她的孩子,会引发剧烈的痛苦和悲伤。世界上最大的痛苦,就是母亲与孩子分离的痛苦。

当现实和命运从夏油杰的生命里夺走了天内理子、五条悟(后复活)、灰原,并且展露给他看他以后还会失去更多同伴的可能,他的共生关系被血淋淋地撕开了。

这种悲痛淹没了夏油杰,促使他心态崩塌。

精神分析学派认为婴儿0-3岁的成长分为三个阶段,共生、撕裂、重构。

夏油杰的心态与人生都停止在了第二阶段,他的共生关系被撕开了,但是他却没有找到重构的方法。


顺便一提五条悟。

很明显五条悟和夏油杰在高专三年里也是一种共生关系,他们一起上课出任务,交付后背与生命。

即使五条悟被整个咒术界都认为是最强的,夏油杰也会问他一直开无下限不睡觉会不会累。

这段时间中,五条悟可以偶尔放松,因为他的挚友在他的背后给他倚靠,和他并肩。

然后他们决裂,共生关系撕裂。

不过好在以这段关系而言,他们俩的共生撕裂后都重构了与世界的新的联系,五条悟有了学生,夏油杰有了家人,平稳过渡到了下个阶段。

(虽然就脑花后来的操作就能看出,这段共生关系的撕裂给五条悟造成了一定影响,他的青春在共生关系撕裂后就结束了,甚至可能变成了一种未完成情结)



值得一提,越是被共生关系缠绕着的,对待感情越是狠绝。

他意识得到这种共生的存在,所以知道之后完全撕裂才能离开。

于是夏油杰杀死了亲生父母,在诅咒师的日子里几乎远离非术士,一遍遍灌输自己憎恨猴子的想法。

鬼母爱恨俱为一体,炽烈而疯狂。


评论 ( 4 )
热度 ( 48 )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 河荷之鱼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