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荷之鱼鱼

爱是浪漫残忍

藏镜人对于感情一向坦荡而恣意。


少年时,他敢去爱武林里最美也最毒的女人,将比生命更重的秘密交付她。


即使这份感情最后被女暴君挥霍殆尽只余厌恶,也不否认它曾留下一笔浓墨重彩。


他的情一向沉默而凶狠,如九天降下的雷霆与火山喷发的熔岩,裹挟千钧之势而来,却在碰触的刹那化成万点雪芒。轻柔的笼在对方心上。


所以对于他和史艳文不伦背德的关系,藏镜人仍旧是坦荡的。既然史艳文都敢滑天下之大稽,犯下这等于世不容的大罪,他又何妨奉陪到底。


他只是短暂——只有一刹——惊讶于,史艳文对他那隐秘而深切的渴望。


藏镜人与史艳文是伴生的影与光,半生追逐,一生纠缠。江湖里若有人敢夸口是世界上最了解史艳文的人,藏镜人就敢直接一个飞瀑怒潮送他上天。


他是最了解史艳文的人,他了解他的仁善坚毅,注视着他一步步登上圣人的神坛,就算天下人都反对史艳文,藏镜人也不会怀疑史艳文高洁品行和苍生为先的立场;同样看到史艳文身上背负的沉重的责任与期待,了解他的无奈和挣扎痛苦,即使不能认同,即使无法完全理解。


如果到这一步可以做最了解史艳文的人,那么藏镜人能够看到的还要更多。


他知道史艳文君子端方下阴暗而隐秘的欲望,知道像影追逐光一样,光对于影强烈的渴望。


他曾认定他们的命运就是彼此吞噬,不死不休。但史艳文那可笑却令他无奈的天真却郑重地跟他说,

他们要至死方休。



——————

翻草稿翻到的,当年补剧感想

评论 ( 4 )
热度 ( 32 )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 河荷之鱼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