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王中心】断云

 【雁王中心】断云

 

答应给 @黄镜 的文,520快乐


小学生文笔,不好吃,私设如山。


断云石成精捏造,有(伪)雁王x断云石,大量雁俏。

起因是脑补论证师兄弟养闺女的可能性。

 

 

 

——————————————————+

 

 

长达三年的羽国内乱终于被平定定,羽国迎来了他们的王。

人民奔走相告,无限欣喜而惊叹着称颂少年君王的名号。

所有人都在欢呼得来不易的和平,然而年少的君主却将自己关在深宫的内殿,将浮世喧嚣全都关在厚重的门之外。

 

和平得来不易。

“不易”这轻巧二字背后是血海尸山。

王从血海尸山之中诞生。

 

三颗断云石环绕着雁王悠悠的打转,深沉的色泽如同干涸的血液。

羽国子民先天条件在九界中可称弱势,没有强悍的体格,也没有特殊的根基或传承,所以长久避世于九天之上。幸好还能依仗断云石,偏安一隅。

传言断云石是羽国人的血肉在岁月中沉淀而成,所以只有羽国人能够控制。

这种暗色矿石是羽国先祖对后人的庇护。

 

王族修炼的寰宇昭空神卷,能突破三颗断云石的上限。

这大概代表了羽国对王的承认。

雁王抬手。

然而每一颗多出来的断云石,都是一个人的尸体。

一颗,是他的父王。

四颗断云石在他身边越转越快。

一颗,是他的师尊,策天凤。

墨家钜子心存计算前来,却也是他平生最敬重的长辈,最后却由他下令追杀。

 

最后一颗,是羽国的公主,上官霓裳。

那个他最疼爱的小妹,那个喜欢披着羽衣在云里跳舞的小姑娘,曾无数次在他怀里撒娇耍赖后安稳睡去,却连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

 

霓裳。

雁王低声唤着小妹的名字。

 

霓裳。

绝境之中,九死一生之际,他看到了小妹被血污弄脏的笑魇。

久参不得的寰宇昭空神卷,在那个瞬间顿悟。

上官鸿信死,雁王生。

 

霓裳。

雁王双手一攥,原本在空中飞行的六颗断云石猛地撞击至一处。

寰宇昭空神卷所载神技,神物任化,可任意改变断云石的形态。

这是战场之外,他第一次使用神物任化。

霓裳。

一道暗光闪过,乌发红衣的少女的身形出现在他面前,故人昔颜映在雁王仍旧冰冷的双眸中。

然而下一刻,本是死物的少女抬起深色的眼眸。

“王兄。”

 

 

*

羽国的少年君王,是千年一见的明君仁主,勤于政事,爱惜子民,洁身自好,不恋权色。

富丽堂皇,世代名家巧匠所造的羽国王宫,现在只余雕梁画栋不见人声。

雁王驳回了所有选秀纳妃的声音,将寝殿的侍女遣到外殿,只留了一个他从战场上带回,长相肖似霓裳公主的少女侍奉起居。

流言蜚语也有,但不够上位者动动脑子。

 

夜深,朱衣玄纹的少女跪坐在旁,安静的剪着烛花。修善完后将小巧的剪子放下,拿起墨块为君王磨墨。

雁王抬眼看了她一眼,手上的羽国典籍翻过一页。

寰宇昭空神卷只有羽国王族可以修炼,修练大成的更是少数,所以翻遍羽国藏书也只有只言片语。但已足够雁王推演出足够的信息。

断云石数量越多,神物任化的威力也就越大。五颗以上断云石一齐施展神物任化,传说就能打造独属羽国皇族,绝对忠诚且战力恐怖的军队。

一个人,一个军队。

跪在前侍奉的少女,是断云石所化的精致的人形兵器。本质还是断云石,没有自由意志,却能够感应使用者的心念并且不折不扣地执行。

而那声“王兄”,也不过是依从雁王内心所想。

 

雁王并没有软弱到需要一个替身来逃避现实。

尤其每次看到那双深邃无光的眼睛,都是在一次次提醒他的一切已经失去的事实。

不介意奢侈地把所有断云石用在这个地方,是因为作为王,他不介意一个绝对忠心的仆从。

同时,一个仁君手上不应该有鲜血。

 

“我赐你名,断云。”

 

*

雁王没有辜负任何人的期待,成了名传千古的盛世明君。

他的锐利收敛在贤明之下,杀人至宝成了照顾他衣食住行的侍者。

他牺牲了自己的一切换来了羽国和平繁荣。

然而这一切,真的有意义吗?

他端坐在王座上观察他的人民,如同在山巅云海之上俯视山脚下的蜉蝣蝼蚁。

或许还不如。

万物有其生生不息的法则,趋利避害,适者则生,水流向下而炎火向上,大地亘古不变地沉默而天空处在永恒的变化之中。

自然的另一个名字就是真实。

但人世就完全相反。

罪恶谎言在阳光下喧嚣,善良真诚死在夜晚的小巷。

把无知当成美德,把盲目当作团结,将暴力当作正义,将谎言当作真实,这就是人民。

以朽为净,以香为臭,将罪恶当成施恩,将善意视为当然,一边将过错归因到其他人身上,一边将自己微薄的自尊无限放大,悔过全是敷衍,誓言全是反语,喜怒哀惧情爱厌恶在面具上交替,最后最真实的只有一样东西,欲望。

可悲的是,连欲望都令人发笑。

雁王的聪明才能溢出,宽容和耐性却有限。在王位上的日子里,他一步步清晰地认识到自己对那些愚蠢无知之人的鄙夷与不屑。

赤胆忠心被视作狼心狗肺,真情痴心被无情讥讽践踏,善言者颠倒黑白,善谋者混淆是非。有些人过于相信自己看到的片面真相,有些人连摆在面前的真实也不愿承认。

 

而他,坐在山顶上冷冷的观赏这一出出可笑的闹剧,一天天地感到自己的耐性在逐渐消磨干净。

 

他快要不能呼吸了。

 

为何要守护这样的天下苍生?

人的意义是什么,世界的本质又是什么?

人性是深渊,他从山顶上往下看去探究它,终于一头扎了进去,永无止境地向下坠落。

 

雁王知道,不再爱羽国的他,已不能再做王。

 

 

*

雁王登基第十年,不顾臣民的劝阻挽留,无视各种哭闹死谏,禅位给了另一名王族子弟。

 

禅位大典结束后,断云捧着朱纹玄衣的常服去找雁王。

并不难找,雁王就站在花园里的梧桐树下沉思。

梧桐是在小妹出生时找人栽下的。他等着在小妹出嫁时,取梧桐的树材制成最好的琴,用冰綃做弦,凤鸟为纹,作为王兄给出嫁小妹的贺礼。

“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后来小妹爱上策天凤,为了他甘愿作饵牺牲,仿佛是冥冥之中某种轮回暗示。

小妹走后,梧桐免去了砍伐之苦,二十年时间足够长成荫蔽一方的大树。

霓裳公主的不幸,反而是梧桐木的生机。

上官鸿信立于梧桐的树荫之下,单手背后,像往常一样沉思。

 

即使是正午当空的烈阳,树下依然会有阴影。

越强的日光照射下,阴影就越厚重。光影之间,并没有此消彼长,而是永远势均力敌,只是其中一者可能潜藏于另一者的遮蔽之下。

 

和平之下,就是腐朽和动荡的潜流。

 

人,并不真的需要和平,和平会弱化他们的心智和体魄,徒生愚昧偏执。

每个人生于世,自有其价值所在,但是安逸的环境会埋没他们独特的才能与立场。

若只是庸庸碌碌活着,那就太浪费也太无趣了。

 

人应该怎样活一次才算不负此生?

——成为英雄,为了自己的理念和信仰战斗到最后一刻。

 

 

上官鸿信的思考被断云拿着的秘笺打断了。

随手打开,看到内容整个人都僵硬了一刻。

 

默苍离,策天凤死了。

 

下一刻,少女的身体爆炸开。

六颗断云石从烟尘中飞出,盘旋着隐没在上官鸿信摊开的双手中。

 

操忙新王登基入宫像陀螺一样团团转的宫人听到爆炸声循声而来,只余一片狼藉,梧桐像是经历了一场暴风雨,遍地都是被砍下的枝干落叶。

残枝败叶下,是片片朱色碎布,上面点缀着羽国宫服特有的精致花纹。

 

 

*

雁王沦为了阶下囚。

 

俏如来得到消息的时候,正身处妖魔两界,和自己的二弟演着可笑可悲的家庭伦理剧。

这对师兄弟已斗了许久,彼此各有输赢,俏如来不负期望成长得飞快,最近一场布局中,成功反将一军。雁王受了网中人一击致命之招,暂且退隐暗处疗伤。

后来江湖传信他被尚同会的武林侠士围攻,力逮不敌成功被擒,为了防止他继续作乱,正道之人废了他的内力封了他的五感,将他囚禁在尚同会中。

 

俏如来收到消息的第一反应是错愕。

随之而来的是不安与焦虑。

他试图向中原询问更多消息,然而尚同会却不愿透露更多。

——在之前的对局中,俏如来已被迫出让了尚同会的管理权,空余一个武林盟主的名号。由他的父亲史艳文创办的正道组织,划下了与史家的界限。

 

修儒安慰他:“这挺好的,不用担心他来搅局了。”

俏如来敛眸,无声的叹气。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上官鸿信。

与他同属钜子一脉的师兄,羽国曾经的君主,九界动荡的祸首,怎么可能有沦落泥沼的一天。

身为智者,又怎么可能不留后路。

 

修儒道,可能是上次他败得太惨马失前蹄鱼搁浅滩,再怎么样,他现在已经废了还能突围不成?

毕竟雁王没有朋友,连可信的盟友都没有也是九界共识。

 

也许吧。

俏如来并没有再多说什么,重新投入眼前妖魔界的繁复事态之中,眼下情形看起来,的确是戮世魔罗更加棘手,雁王短期内似乎闹不出什么动静。

之后他给父亲叔父以及苗疆各寄了信函,专心致力于手上事务,争取早日亲身回中原。

 

然而等他赶到的时候,仍是晚了一步。尚同会在火海之中化为废墟,雁王不知所踪。

 

叔父把满怀内疚自责的他带回正气山庄,那里自有同袍向他讲述了前后经过缘由。

 

尚同会付之一炬前,正爆发着内乱,虽同为正道,自诩侠骨仁心,组织内却是人心不齐,派系林立,互相猜忌。

据幸存的中原侠士描述,内乱导火索是尚同会中一位高层人士之前惨遭杀害。无他,这位正道栋梁通晓医毒,也就是他施药废了雁王的内力和五感。当日,此人家中老小那人都恰好外出,独他一人被害屋中,房内藏书药方瓶瓶罐罐全部失踪。

一时间人心惶惶,一部分人怀疑是雁王的同党,还有一部分人却认为是尚同会中有叛徒,互相间指责攻讦,更生嫌隙。

尚同会的当任领导者也是个有能力的,及时站出来稳定人心。然而这时候被害人的妻儿却跳出来,含泪指认他曾多次向药者讨要那副毒药配方,药者不给,两人因此发生激烈的争执。

人们哗然,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当任领导者,之前他曾攻击俏如来不够专心中原而逼俏如来交出实权,个人心中不满都种在那里,这次索性一起爆发。

尚同会一时四分五裂,各自为政彼此攻击,愈演愈烈竟捅露了不少名门正派的腌臜事,这下,连外人看尚同会的眼神都变了。

至于最后怎么造成了内部的死斗,那把火又是谁放的,就不得而知了,因为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活下来。

经此事件,尚同会元气大伤,中原实力大幅削弱。

 

中原侠士红着眼讲完,忿懑不平地看着俏如来:“你当时为什么不在?”

为什么你没有救那些人?

 

他似乎忘了是尚同会抛弃了俏如来和史家。

也许他没有忘,但还是说得理所应当。

 

天地不容客一巴掌拍向桌子,茶水被震得全打在侠士的身上。

俏如来连忙拉住叔父,却被他反手排到身后。前任苗疆战神毫不客气,劈头盖脸把对面骂了一顿。俏如来还想劝,被叔父直接赶出去:“你事情不是还很多,在这里唧唧歪歪做什么。”

 

俏如来的确还有很多事,他要去调查尚同会内乱的真相,去推算雁王到底在其中担任了什么角色。他还是墨家钜子,九界还有很多事等着他。

 

雁王这次以自身为饵,不用一个月的时间让中原最大的正道势力分崩离析,还沦为他人茶余饭后笑柄。

他的存在就是黑暗,人只要接近他就会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另开一局,是和棋,还是逼他认输?这次雁王自己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俏如来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只作寻常僧侣样混杂在人群中。

赤羽信之介日前来信,曾有一人向神蛊温皇求药医治五感尽失。此中交易具体不明,赤羽问起来者是谁,温皇意味深长道来者无人。

有人却无人,是人却非人。

 

俏如来仰首,一只黑色的鸟正飞过他头顶的天空。

 

 

*
能让温皇甘愿给药,雁王必定拿出了足够分量的东西,比如,一个秘密。

什么样的秘密,能够被泄露之后仍不贬值?

那大概就是雁王如何从杀局中保全的底牌。

 

而这张底牌,正在他面前给雁王缝衣服,头都不抬一下。

 

俏如来推门进来,看到坐在客栈床上的雁王和边上侍奉他吃药的弱龄少女并没有惊讶的感觉。

上官鸿信五感似乎并未恢复,对他开门进入的动静一无所觉。侍奉的少女却也没有任何反应,十分耐人寻味。

俏如来没有更加靠近,只站在门口看着。

少女喂完药,转过头来收拾碗碟,目光恰好与他接触。俏如来被那双暗沉如石的眼睛看的心下一惊。

下一秒,雁王的声音紧接着响起:“师弟来了许久,就只会干站着吗?”

俏如来不客气的直接走过去坐上床沿。少女没有拦着,自顾自地收拾完药碗后拿出一件玄色长袍和朱色针线开始缝补。

俏如来坐过来就有点后悔,雁王现在五感全失,看不到也听不到,连手上写字都没用。

习惯了两人见面就互掐的模式现在这样他一下有些无措。两人现在距离近的他可以数雁王的眼睫毛。

俏如来表示并不想盯着这张脸。

 

看似雁王处于弱势,其实俏如来什么都做不了。

 

之后俏如来说了一些话,平时懒得说的不想说的不能说的这时候全说了,若不是出家人不能造口业,他还挺想趁此良机把上官鸿信骂一顿。

上官鸿信像是知道他没走,也说了一些话。多亏涵养,否则俏如来好几次就举着大佛珠砸上去了。

“师兄,你这么皮羽国人知道吗?”

雁王仿佛听觉良好般顺接了一句:“师弟,你这么暴躁九界知道吗?”

俏如来站起来就走。

背后传来上官鸿信带笑的低沉嗓音:“断云,送客。”

俏如来回头面露惊愕,若不是雁王眼神依旧没有聚焦,他都要怀疑五感全失是假的传言。

盆栽一样安静的少女放下手里的活计,和上官鸿信有八分像的脸上没有半分表情。俏如来内心纠结一了会儿,还是随着她出了客栈。

少女的步子很稳,不像普通的姑娘行走间身姿绰约,也不是一般人步履虚浮。她就像个天生的武者,一步一步踏的又稳又重。

俏如来不禁想到,那个火光冲天的深夜,她是不是也就像这样,一步步踩在火海血泊上,如入无人之境般把上官鸿信救了出来。

 

*

俏如来再次路过的时候,并不意外发现已经人去房空。

意外的是他刚拐了个弯就看见的桥上站着的男人和少女。少女先看到他,抬头与他对视,眼睛在灯火映照下似乎多了几分光彩。

“师兄。”

雁王似乎已经恢复地不错,然而看过来的眼中依旧没有昔日的光彩。

“你已经没有事做了吗,师弟。”

“承蒙关照,我很忙。”尚同会的事已有眉目,动乱后各人的心思和错综复杂的背景他也掌握,但这其中根系错杂,牵扯甚广。

“那,很好。”

“师兄,停手吧。”俏如来沉声道。

雁王仍是端着一派悠闲孤高:“师弟,你愚蠢的要求让我觉得师尊收你为徒是一种错误。”

“停手吧,我累了。”

上官鸿信难得沉默了:“…倒是称职的狐狸。”

“狐狸吃鸟,师兄不知道吗?”

“哈,你能做到吗。”

 

此情此景,俏如来不由想到曾经琉璃树下的对话。

他知道雁王肯定也在想那个场景。

 

“我能。”

 

“那我,拭目以待。”

 

END

 

 

————————————————————————————————

————————————————————————————————

后言

 

这是一篇沙雕的不知所云,写完整个人都不好了,各位看官多请谅解……

解释一下里面没说出来的事情。

 

首先是断云石设定。

一个是自由变换,理论上可以任意改变容貌形体。只是因为上官鸿信后来并不在意这个所以断云石以第一次的容貌也就是霓裳公主的样子示人。

二来断云石本文中是没有自·由·意·志的。她的一切都是对雁王命令的执行,本身也没有“学习”这个能力,所以一切非战斗技能都来自模仿上官鸿信。【也就是说,雁王是会自己缝衣服的。】

断云石本身只是个兵器,如果运气足够好碰上一个多情的主人说不定石头也能开花,然而雁王自己就已经是个死人了,所以断云石到现在还是个三无。俏如来出现之后,雁王内心是有波动的,断云石感同身受,所以见了面是有态度的。

 

 

然后是尚同会。

这个剧情是临时想的,主要看剧的时候就对中原群侠非常不感冒,暗搓搓的想着弄死算了。

所以就真弄死了。

雁王以自身为引子,预先把八成内力存在断云石里面然后被抓。所以断云石那时候能够独立行动。

给雁王下药的人不是断云石弄死的,断云石只是提前拿走了药方和药品,激化了矛盾。

雁王在被下药之前给尚同会种下了野心和怀疑的种子,然后他只是等着就等到了尚同会瓦解。

火是断云放的,为了救雁王所以把局面搞得越乱越好。

小姑娘拿着一把匕首在内乱尾声出现。收割人头开门救人放火烧房一波带走。全场mvp。

 

 

以及,俏俏发现大雁藏身处的确是偶然,但是大雁让断云石去找温皇不是偶然,他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最后到俏如来手里。

 


评论
热度(7)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河荷之鱼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