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浪漫残忍

【有生之年系列】星际大冒险(文案)

这是一个属于一代人的故事。

这是一个背负着黑暗罪恶诞生的赤子,经历几多磨难艰险,无意间走完全地图的故事。


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

缘,不知其所终,生死无话。


谁曾忆,爱不得,恨别离,生死苦,道不过情深缘浅——


“你是谁?”

“天下英豪,我独独不会与他碰面。”

“呵,你还真是麻烦啊。□□”

“从此,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我们,回不去了。”

“多谢,抱歉……”


沧桑尽,红尘度,苍穹碎,离殇赋,只不若万劫不顾——


谁,以一抹孤魂入世,肮脏卑贱中走出,解不开联系千丝万缕。

谁,以一抹残念轮回,尘世所扰的仙魂,执手不过,凭君一诺。

谁,三千青丝寸寸成...

+

突然特别想写辉夜姬x春野樱,黄月英x张春华

任重而道远……

+

我该怎么说……仆仆别哭……

Uempheral:

虐的都想哭了

俺俺你怎么能这样啊....

藥:

又是我(……

还是魔王俺司的故事,这系列是连续的……我是不是标个编号比较好(深沉

条特别长、特别弃疗、我甚至还拉了个看不出来的灯()

俺僕僕俺我都无所谓,不如说一人一发比较和我胃口,虽然这么说但是并看不出来


终于和之前打的草稿连接上了我也是特别拼

前面的故事整个搞完我就歇歇歇

+

从基三贴吧里看到的树洞,整理整理。

基三真是个道尽人生悲欢离合爱恨情仇的好地方。


从前有只PVE领队,别的毛病没有,就是有点狗腿,见钱是大爷吗、

然后他有一个特损特恶劣的壕友。

刚开始就是两人互殴互损互坑互相取人头,好吧,是单方面被对方虐的日常。

他想,他是男的,壕友也是男的,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

然而,一天一天,感情像面包一样在空气里发酵。

他见证了对方结女票,为女票一掷千金打装备,和女票同进副本同组队,形影不离,鹣鲽情深。他表示单身狗很生气。

然后他就脑子一热,当着全队的面和对方女票间接告白。

三个人都沉默了,他的心思最终没能瞒得住。

女票暂时不在,对方拉着他组队。...

+

【双赤】失物(正文完结BE+TE)(正经后记)

遗失之境的故事


=====one

在那场比赛上,他,败北了。

被拉下王座的那个瞬间,那双异色瞳里,没有恐惧,没有挣扎,只有坦然的接受。

为了胜利而诞生的他,一旦经历失败就会消失。那个人是这么说的。

“所以我放任‘他’的任性,等待着他败北的那一天。”

是恨吧,这种感情与话语,他是被仇恨的存在吧。

那天,他被强硬的夺走了控制权,看着那个之前软弱的沉睡在意识之海中的人,拉下他走出门去。

全场都在欢呼,那些被他所轻蔑的人,那些期待“他”回归的人,无不赞颂喝彩:

“王者归来。”

就像他之前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不值一提的可笑的独角戏。

他是被众人所怨恨而否认的存在。

该哭吗?该绝望...

+

【双赤】失物(TE+番外)

=====true ending

#赤司征十郎17岁设定#

#无逻辑碎碎念(有逻辑也看不出来)#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多少是交织成股?多得是平行线,然而这可算是一种幸运。没有开始,就不会有结束。

相交线才是最痛苦的,无论曾经相聚多么亲密,终将分离,然后在各自的轨道上越走越远,再不任何有交集……


第一年

赤司征十郎不惜舍弃稀少的空暇时光,奔走各处,得到的却是所求之人的毫无踪迹可循。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那个人却什么都没有留下,除了一段已经开始褪色的记忆。


赤司征十郎走进一家名叫“失物”的礼品店,过了很久才出来,手中却空无一物。


赤司征十郎带领洛山进入又一届WC...

+

【双赤】失物(12)(下)(BE完结)

官方打脸打得好欢快……

仆仆回来了撒花撒花~~~~~~~

然而这篇文基本就是被打脸被颠覆被OOC了……

大家看着玩吧。

期待甜甜的番外哦~


梗来自阿乙大大《order made》(如果没记错的话)


===twelve

没有裁判,仅仅是一个眼神的交集,对立的两人就同时动了,仿佛默契已经渗入灵魂。


第一个球是赤拿下的,球落地的时候他冲着征挑了挑眉,换的对方有些恣意的微笑。

【刚刚跳跃的地方,脚踝竟有些发麻。】

1:0


他们都是最了解对方的人,以至于对对方下一步动作都可以提前预见,他的每一个进攻都会被准确拦截,相对的,赤的每一个走步都在他的意识之中。

这场比赛...

+

 @知风草 回去找了一下当时的摘抄,看看是不是更好理解一点。


——现代心理学的那个自我,其实是一种分裂状态。古希腊哲学里提到人目前的样子是不健全的,因为人是两个合在一起,后来因受神的处罚而分成两半。所以每一个人都在冥冥中寻找自己的另一半,可是常常会找错。有的原来以为对,后来知道错了,或者原来以为错了,后来又对了。当另外一个生命跟你的身体完全可以合二为一的时候,人就会有一种狂喜。

——真跟假才是两个自我之间的有趣的对话,也就是说,有一个自我是在社会里面跟每一个人相处的,在职场上做人很周到;而另一个自我是别人很少了解的,那是绝对孤独的自我,他会在某些时刻突然跑出来和你对...

+

——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但,我们的未来要比过去长

+

星际脑洞写着写着就开始往里面塞人设,自己都已经惨不忍睹了怎么办……

难道我以后标题只能打【大乱炖】了吗……

还不敢打标签……

+

星际AU

二少估计是个星际通缉犯,整天开着个飞船在外游荡,管着一块星系的地下走私。

机甲一定是黑色机身,银红色的配色,装备了大量火力的重型机甲,流畅的外形,还经过特别的改装定制。

顺便机甲名字叫【法棍】(恶棍更适合一点?)

+

【双赤】失物(12)(上)

并着循序渐进的原则,先放一半【滚

其实就是剩下还写不出来【TT】

【打滚】吐刀子好难过啊啊啊啊啊!!!!!!!!就是不会写虐怎么办啊啊啊!!!!!


=====twelve

因为学生已经放假,所以校园里并没有多少人。

赤披着白色斗篷,和门卫费了很大劲解释了一会儿才说服门卫自己是学校的学生,得以放他进去。

真是讽刺,明明洛山是他踏进的地方,现在却被当做可疑人士拦在外面。

现实无数次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赤司征十郎,只能有一个人,而那个人,不会是他这个残次品。

一个现在离开斗篷可能不用一个时辰就会彻底消散的弱者。

但他不甘心屈从于这样的命运。

离开庇护死亡,或是躲在庇护下苟且偷生...

+

【半更】【求推文】继续小段子+求虐文推荐

求虐文推荐,越虐越好,但是希望是攻不渣受不作的那种………………

刀子发不出来好心塞…………


※仆仆被夺走了99.9%的记忆,他甚至连自己是实验品的认知都被破坏。但是理论上来说,仆仆关于俺司的记忆并没有被夺走或是损坏,因为那是极少数用“自我意识”去记忆的非常宝贵的东西。然而,在捡回一条命之后,仆仆却像忘记了所有事情,在宇宙的角落开始了新的生活。即使后来与俺司会面,他也拒绝相信俺司所说的“离散多年的亲兄弟”的说辞。


#一些对话不明#

“我更相信检测结果。“

……

“即使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几率是赤司家的外流血脉,我也去相信那百分之五。”

……

“因为……要保护家人。”

……...

+

仆仆才5岁啊……

如果本身就是为了某种目的而诞生的话,无论如何也无法算得上是完整人格吧。好像仆司所有的意义就是为了维持赤司征十郎这个身份的荣耀而已,那么我们该怎么去忍心批判他冷酷无情呢。

就像是踩着荆棘向阳光前行,明知自己背负的黑影越来越长,却无法停下脚步,只能不停的向前走,双足被尖刺划伤,脚步渐渐的沉重不堪。停下的那一刻,也是血流尽的时刻。

明知道自己身上背负了越来越多的罪恶,但是因为不懂所以也不去想要改变,即使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离去,也无法明白心中隐隐的钝痛是什么。最后在高高的王座上独自矗立。

赤子之心啊,却在这个人情冷暖的世界里迷失了方向。


不负本心,名曰赤子。

生而...

+

【脑洞堆放】最近关于双赤的脑洞&梗

小芝作为双鱼座最大的好处是脑洞多,坏处是文力不够。

下方的各个脑洞有意者自取,评论里说一声就好,


1.骑士俺x龙仆

征是教廷的骑士团团长,赤是平时不常出没的恶龙,红龙族,金瞳。

某次征出任务情况危急,险象环生,正好被外出闲逛的恶龙给遇到了。恶龙一把龙火烧死了在场的所有生物,唯独俺赤被保护着活下来了。

龙把人类带到了自己的洞穴。外界都以为龙把骑士吃掉了,义愤填膺。

仆赤龙并不伤害俺赤,只是把他放置在那里。

两人的相处中,仆赤开始认同俺赤,想要与他签订龙骑士契约。

然而……


ps:小芝这篇脑洞会以另一种形式出现在《失物》番外中。


2.星际机甲

俺赤:联邦军团赤司家...

+

【占tag系列】关于双赤的本命花

本命花,代表花,就是这个意思。

站双赤的GN们觉得赤司和征十郎分别代表了什么花呢?

很普遍会想到彼岸花,曼珠沙华,但是感觉好中二……而且死亡什么的太沉重了一点。

小芝觉得仆仆是向日葵,花语是信念、光辉、高傲、忠诚、爱慕,还有沉默的爱,但是又好像太软了……QAQ

那么各位觉得双赤应该是什么呢


 @Uempheral  @Darkness☆  @一月热度  @潇 莫  @藥  @薏米莲子汤 

 @清鸢  @一罂  ...

+

【双赤】失物(11)

别人失恋了去报社,我失恋了来更文……


======eleven

赤有些痛苦的从梦境中挣脱出来,睁开眼睛一看到的是一张放大的睡颜。

红色的刘海下五官精致细腻,睡梦中的少年掩盖了凌厉的气魄,显得更加温柔而令人动心。

赤就这么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对方的脸,什么也不做。

过了半晌,他垂下眼眸,起身下床。他的动作非常轻,不愿意吵醒身边的人。

时钟显示已经是午夜时分。先前征硬是拉着他上床陪他一起睡,本着应付一下的念头,自己却沾上枕头便不省人事。

还有那个奇怪的梦,赤抚上右眼的绷带。

他对于自己出生时的记忆早已模糊,好像本就是因存在而存在一样,先前也没有那种时间去思考那所谓的三大哲学...

+

【双赤】失物(10)

======ten
……



“……”

谁?

“……%……&……(&*&##¥……”

这是……什……么?

“……@#@##¥%%¥……”

声音?……

“……呜呜……呜……”

哭?……有人……在哭吗?……

哭是什么?

寂静到时间都不流淌的地方,沁入细细密密的破碎的声音,长久以来的荒凉被搅动,命运露出了一抹狰狞的微笑。

吵……黑暗中谁痛苦的蹙着眉心。玻璃碎片般的声音侵入他的周围,对于生于死寂的他来说无疑是万蚁蚀心的酷刑。

痛,好痛。他痛苦地蜷起没有实体的自身,什么地方在有频率的阵痛着,引发的刺痛感像电流一样流窜过他的整个意识。不知来源的声音还在疯狂的搅乱他的视界,各种各样的声音,破碎的字句,稚嫩的语调...

+

【双赤】失物(9)

=====nine

“我回来了。”看着睡了一会儿之后似乎精神恢复了一些的征十郎进到屋子里。赤司趁着关门前的刹那窜了进去。

阳光很明亮,但是照在他身上却是泛着一股寒意。

他并没有想那么多,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发着烧的征比什么都重要。

与家中的佣人擦肩而过,相互目不斜视。

"今天父亲不回来。下午请不要打扰我,晚餐也请送到门外。"他听见征这样吩咐女仆,外表和语气都无懈可击,一点没有生病的样子。

如果不是刚才才把人背回来,他就想这么扭头就走。那人看起来实在是不需要人照顾。

但是对于他来说,那只是看起来而已。

他永远不可能放着这样的在逞强的他不管。

就如同当年抢夺...

+

【双赤】失物(8)

=====eight
在寿司店里逮到小工读生的时候,他第一感觉是头痛。
一把将人拎起来,不顾小女孩的反抗和周围食客纷纷侧目,他就这么把小家伙拎这领子带回了店里。
女孩刚被放下就马上跑到老板身后用控诉的眼光看着他,老板看看他们两个人,连茶杯都没有放下。
“我有话要问你。”他看了女孩一眼后,转而注视着老板,语气因微怒而起伏。
“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对我的过去那么了解?”
刚才女孩情急之下的一番话透露出来的信息远远超过了他提供给老板的那些,甚至超过了他自己的认知。

“你是来指责我吗?因为我们对你怀有恶意?”
“你越界了。”黄金瞳里迸发出的是野兽对于自己领地的不容侵犯的恐怖目光。
“闯入他人领地的不是我,而是你。”...

+

【双赤】失物(7)

=====seven

再次见到本人格,显然是出乎他意料的事。自那句招呼打完了之后,他短暂的回了一声好久不见,两人就相对无话的站在那。

他直直的望进那双赤瞳里,微垂的眸子里混重的像血色的海,酝酿着一场风暴。

“没想到赤也会来这种活动。”倒是征十郎先开口了。

“啊,被人拖出来的。”他语气平静的应答,把这话说得就像真的是两个好久不见的人叙旧。

征十郎看了眼他身后的小东西,微笑:“你现在过得似乎不错。”

“还可以吧。”他也瞥了一眼小家伙,她正拉着他的衣角好奇的打量着对面的和他一模一样的少年。

“还可以吗……”征十郎的声音很轻,微笑很柔软,但是比任何人都熟悉他的赤却被这种语气带来了十分恐怖...

+

左眼的黄金,为独立存在的新的人格的证明
右眼的鲜血,为相通的世界与至死不忘的初心

+

【双赤】失物(6)

=====six
第一点是有共同记忆
第二点是统一性格,语言,行为,模式
第三点最重要的就是一人当家作主,这个人需要一个懂爱的人
——《如何治疗多重人格》

他翻阅着手上厚厚的心理书籍,默默思考着刚才消化的知识。
这几天外面飘着小雨,天气微寒。所以他也没有出去,而是呆在店里好好的啃那一堆晦涩的心理书籍。
有一个工读生似乎家里藏书不少,就给他搬来了十来本,堆在店的角落里。幸而这几天客人少,不然说不准就会传出灵异事件。
莫名其妙漂浮的书什么的,真是有些恐怖。
他冷哼了一声,把注意又集中在面前的书上。
这家店有老板做的手脚,在这里他可以直接碰到实物,只有那一排排摆满瓶子的柜架,他是直接穿过的。
老板没有特别说明,他估计是怕...

+

爱是一颗种子。谁也不知道心上会长出什么东西来。

有的人心上长成了大树,成为自己的坚强与屏障。

有的人心上蔓生了荆棘,痛彻心扉。


但终究,那只是一颗种子而已。

+

【双赤】失物(5)

先声明这不是今晚的活动,真的活动福利是不知道写不写得完的6……




————————+
=====five
“我是那个人的阴暗面的载体。因为太过执着于胜利而生成的不完整人格。”

回到店里的这个晚上,他第一次提到了自己的来历。

老板也不打断他,坐在一边用竹叶烹茶,一边静静地听。淡绿色的茶水澄澈如曦光,老板自己倒了一杯,又给他倒了一杯。
他接过茶杯,却没有喝。
他不喜欢喝茶,老板也知道。
虽然那个人很喜欢。
刚烹好的茶在手心微微发烫,像是藏了一个火种。
他盯着杯中浮浮沉沉的茶叶,暗暗的咬了一会牙,然后又说了下去。

“他的家境很好,但是也为此背负了很大的压力和痛苦。”
“随着母亲的逝去,他开始不堪重负。”
“于是...

+

【双赤】失物(1-4)

遗失之境的故事


=====one

在那场比赛上,他,败北了。

被拉下王座的那个瞬间,那双异色瞳里,没有恐惧,没有挣扎,只有坦然的接受。

为了胜利而诞生的他,一旦经历失败就会消失。那个人是这么说的。

“所以我放任‘他’的任性,等待着他败北的那一天。”

是恨吧,这种感情与话语,他是被仇恨的存在吧。

那天,他被强硬的夺走了控制权,看着那个之前软弱的沉睡在意识之海中的人,拉下他走出门去。

全场都在欢呼,那些被他所轻蔑的人,那些期待“他”回归的人,无不赞颂喝彩:

“王者归来。”

就像他之前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不值一提的可笑的独角戏。

他是被众人所怨恨而否认的存在。

该哭吗?该绝望...

+

1.柱斑

写手首推 @南山下 ,剧情和描写都很棒,而且相当高产!

 @最相思  《孟尝》求更新

画手 @沙罗曼德 ,画风很清楚也很动人。而且都是一个cp一起画。

 @紙風船  每幅画的信息量都很大,画风超级棒!

2.双赤

双赤真的有点冷啊,尤其是专注双赤的就更少了。但是大大一个都不逊色!!

写手 @Darkness☆  应该就是看完他的双赤文后我才坚定站了温柔腹黑哥哥x狂傲寡情弟弟的cp,文风很棒,有和风的感觉,对于两人之间的心理也很细腻。

画手 ...

+

很多事,包括爱与陪伴,说到底都是自己的事。这个世界有多少反对的人,多少闲言碎语的人,到最后都是自己的事,那些反对的人,大多数都是在多管闲事,你是否痛苦,是否真的会过得好,他们一点也不在乎。
伴侣是生命非常重要的存在,如果因为别人的反对而放弃对自己非常重要的人,那是一件非常得不偿失的事。

如果身边有这样的一对,请尽量地给予他们祝福和保护。因为当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们就已承受了过多的痛苦,作为旁观者,就不要再增添别人的痛苦了。

+

但求越吻越吻得深

为你哑忍退让礼遇体贴热情

尽责守护与关心

不想你有泪流下染污一生

就期待三十年後交汇十指可越来越紧

愿七十年后绮梦浮生比青春还狠


 @Gracesting http://gracesting.lofter.com/post/2d021a_5ba8a08

这篇文里的歌,想了一下还是普及一下。一边听一边看文,搭配MAD食用更美味。


拔剑神曲: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716441/

雨蝶、你是风儿我是沙、刀剑如梦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19331/

情深深雨蒙...

+

比起我所站的 辉夜姬x春野樱 

呵呵呵,火影里还有比着更冷的cp吗

+

© 河荷之鱼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