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荷之鱼鱼

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知风草 回去找了一下当时的摘抄,看看是不是更好理解一点。


——现代心理学的那个自我,其实是一种分裂状态。古希腊哲学里提到人目前的样子是不健全的,因为人是两个合在一起,后来因受神的处罚而分成两半。所以每一个人都在冥冥中寻找自己的另一半,可是常常会找错。有的原来以为对,后来知道错了,或者原来以为错了,后来又对了。当另外一个生命跟你的身体完全可以合二为一的时候,人就会有一种狂喜。

——真跟假才是两个自我之间的有趣的对话,也就是说,有一个自我是在社会里面跟每一个人相处的,在职场上做人很周到;而另一个自我是别人很少了解的,那是绝对孤独的自我,他会在某些时刻突然跑出来和你对话。

——寻找自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孤独感。

——人这种和另一个自我对话如果一直存在,就会有一种明敏。一旦某个年龄这种明敏会消失,人也会就因此少掉了性灵。

——一个人在寻找另一个自我的时候,你身边最亲的人都不一定懂,这是你的事。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从哲学来讲都是孤独的个体,亲如夫妻,亲子恐怕都不会懂。这说明人在本质上是孤独的。

——这个自我,有的时候和你相合,有时候和你分离;有时是高贵的,有时候是低贱的。

——弗洛伊德一直强调两个自我的关系,这两个自我或疏远,或亲密,或高贵,或卑贱,但一直在和你发生关系。

——你会觉得柏拉图将那个寻找自我的艰难,就是你常常去找他的时候,刚好那个人也去找你了,两个自我之间常常擦肩而过。

——没人发现我们有个真正的爱人其实是自己,我们所有的忧伤、孤独、喜悦、狂喜都是在跟这个自我之间发生的。少年寻找的另外一个人,其实就是自我的翻版,我们在人世间找朋友、找爱人、都是用这个自我再找,心理学上一直在解释这个东西。

——我们有一个自我,你很想去拥抱他,和真正的自己合二为一,但非常难。

——我们常常觉得最痛苦的离别是夫妻、骨肉之间的分离,可是最终有一天将是你跟自己的身体告别,试魂魄于肉身的分离,这大概比你告别亲情爱情还要难的事。

    ——摘自《蒋勋说红楼梦》56回


当初摘抄的时候没想什么,再看一遍代入双赤觉得特别带感。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河荷之鱼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