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赤】失物(12)(上)

并着循序渐进的原则,先放一半【滚

其实就是剩下还写不出来【TT】

【打滚】吐刀子好难过啊啊啊啊啊!!!!!!!!就是不会写虐怎么办啊啊啊!!!!!


=====twelve

因为学生已经放假,所以校园里并没有多少人。

赤披着白色斗篷,和门卫费了很大劲解释了一会儿才说服门卫自己是学校的学生,得以放他进去。

真是讽刺,明明洛山是他踏进的地方,现在却被当做可疑人士拦在外面。

现实无数次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赤司征十郎,只能有一个人,而那个人,不会是他这个残次品。

一个现在离开斗篷可能不用一个时辰就会彻底消散的弱者。

但他不甘心屈从于这样的命运。

离开庇护死亡,或是躲在庇护下苟且偷生。即使这是道AB选择题,他也只会冷笑一声,毫不犹豫的填上C。

他算是个宿命论者吗?一半一半,或许本身这样的存在就是宿命一说。

影子的属性就是“依附”,尽管会因为光线的差异而看起来有所不同,但本质上仍是只会重复本体的动作。

所以存在过的永远只是“赤司征十郎”这个身份。


【然而。】


暗白色的披风下摆在空中画出一个弧度,少年微微昂起头,眯起眼直视着逆光矗立的体育馆。静谧的空间中球撞击地板的声音随着距离的缩短愈发清晰。


【这无关紧要。】


他在体育馆的的门前,深深地吸气,回忆自己当初进zone的过程,集中专注。

茫茫意识中,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孤高的王座,身后的天空有着深蓝色的光芒,不知道其中是否藏着星辰。


【早已与选择无关。】


他重新睁开眼睛,原先的拖沓的外袍如今显得轻便很多。他不得不在深吸一口气,足以来支撑自己举起的右手。

体育馆的门滑开,赤色的身影在逐渐宽敞的缝隙中分明。

仿佛某种感应,那人回过头来,准确无误的对上他的眼眸。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笑意。


【所谓命运,本就是心所指向的地方。】


“来打一场?”

双赤瞳孔的少年注视着他将身上的白色斗篷解下随意地扔到一边,不自觉抿出一个圆润的微笑。

“好啊。”


【作为他败北而消失的地方,为了战胜紫原敦他们交换主导权的地方,征第一次意识到他存在的地方,他们最重视的地方……

篮球场,是非常好的地方。

他分神想。


“五球。”

“好。”


【作为告别的地点。

作为终焉。

再好不过了。


“既然作为对手,就要全力以赴。我可不会放水。”征笑着说道。

“一字不动还给你,感冒刚好的人在说什么大话。”赤的黄金瞳因这番挑衅(qing)熠熠发光。


我喜欢他的眼睛。征想。


评论 ( 12 )
热度 ( 11 )

© 河荷之鱼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