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赤】失物(8)

=====eight
在寿司店里逮到小工读生的时候,他第一感觉是头痛。
一把将人拎起来,不顾小女孩的反抗和周围食客纷纷侧目,他就这么把小家伙拎这领子带回了店里。
女孩刚被放下就马上跑到老板身后用控诉的眼光看着他,老板看看他们两个人,连茶杯都没有放下。
“我有话要问你。”他看了女孩一眼后,转而注视着老板,语气因微怒而起伏。
“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对我的过去那么了解?”
刚才女孩情急之下的一番话透露出来的信息远远超过了他提供给老板的那些,甚至超过了他自己的认知。

“你是来指责我吗?因为我们对你怀有恶意?”
“你越界了。”黄金瞳里迸发出的是野兽对于自己领地的不容侵犯的恐怖目光。
“闯入他人领地的不是我,而是你。”老板的永远风轻云淡的语气也染上几分冷肃。
两位万人之上的王者不甘示弱的对视,片刻之后,老板先收回目光,抚着自己的白瓷杯。
“我的解释是这是我们的能力,无论你是否能接受。”
他的目光依然阴沉,冷冷的瞪着老板,随即冷哼一声,算是接受了这个解释。
其实早就知道老板不是正常人,看透人的过去估计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再回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出了大概,刚才只是发泄一下自己的不满罢了。
但是……他皱了皱眉,还有一件事,他很想知道。

“我到底是谁?”
他神情严肃的看着老板,想看清楚对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这种事情,如果‘自己’不知道,还有谁会知道呢。”
老板语气平淡,敛眸看着茶杯。


这一天傍晚又开始下雨,一直下到第二天早上,淅沥沥的小雨,倒是把气温弄得有点冷。
中午一过,他就问老板借了白色斗篷出门去。之前老板都是毫不在意让他自己拿,这一次却眯着眼看了他许久,在他快要不耐烦之前,才重新低下眸子,摆摆手让他自己去拿。
他没有在意老板的反常,或者说,马上与征的会面已经占据了他全部心思,无暇顾他。
所以他也没有注意到在他出门后老板盯着他背影的视线。

赤司征十郎约人从来不会让人等,所以他也不顾说的是下午几点,因为没有必要。
乘地铁到站,远远的他就能看见大门口的赤色身影。
步伐,不由自主的就慢了下来。
他看着等在门口的身影,少年安静地站在那里,没有东张西望,就流露出隐隐的气场。
这就是真正的赤司征十郎,真正的不怒而威,处变不惊,仿佛所有发展都掌握在手。
仿佛他所要的东西,无一例外都会被人双手奉上。

他的步子越来越慢,但跨不出十几步又骤然加快,到最后直接是在狂奔冲刺。
征十郎听到了脚步声看向他这一边,嘴角上扬,身子却一时虚软向下倒去,被及时赶到的赤接个满怀。
“你来了。赤。”征十郎扶着那人的手臂,依然稳不住自己的身形,却还不忘打招呼。
“太没用了,征。”赤眉头皱得紧紧的,刚才发现这个人身子在微微颤抖,似乎站不住的时候他就直觉不对,抛下一切念头赶过来,幸而没有来不及。
望着那双有些迷蒙的红色双瞳,他没有犹豫抬手撩起碎长的刘海,贴上了怀中人的额头。
有些发烫,而对于他偏低的体温来说,可以说是烫的惊人。
一时间有什么模糊的记忆浮现,但他没有去关注那些。
他轻声说道:“你发烧了。”
征十郎露出一个微笑,“那你要怎么办呢?”
赤面色不善的瞅着软在他怀里的人,决定还是要把人先送回去。
天大地大,病人最大。
“我打电话叫人带你回去……”话说到一半停下,他看着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又看向那双赤瞳。
征勾唇一笑:“赤不会希望赤司征十郎这个样子的。”
什么叫他不希望,明明是这家伙过于要强的自尊心作祟吧!
然后他无奈的发现,自己还真没法不妥协。
“你想怎么办?”
“赤带我回你现在住的地方好了。”毫不掩饰自己的动机。
赤想了想,还是否决了这个提议。
“太远了,我送你回家。”
送回去了店里也没地方休息,而且那里的都不是正常人,还是不要让征去冒这个险。
征十郎目光一黯,没多说什么,顺从地让赤把他背起来。
赤默默计算了一下路程,有点远,但是拖着病人坐公车从各种意义上都不太好。两相权衡之后,他做出了决定。
“头昏吗?”
“嗯。”
“你可以休息一会儿,要走一段时间。”
感受着身下凉凉的温度,很舒服,征应了一声后忍不住把脸埋在赤的肩窝里蹭了蹭。
赤的体温较低,对于现在发烧的他来说是良药。
就是这么一个冰冷的人,背起他的动作却很温柔。
征靠在赤身上,胡思乱想。

走过一条街,赤在路边的长椅上停住,把背上的人放下。
“赤?”
赤司没有说话,又摸了摸征十郎的额头。然后将自己身上的白色斗篷解了下来披在对方身上。
“赤。”
他看着自己贴着对方的手,没有变空,还能感受到触觉,某个猜测在逐渐被证实。
“没事。你穿的有点少。”征十郎今天出门最多围了条围巾,衣服显得有些单薄。所以他才忍不住停下来把自己的斗篷给他。
还没有消失,很好。
赤司把征十郎重新背起来,忍不住嘲讽:“发烧了都不知道。真是太狂妄了。”
“我知道。”征十郎的声音闷闷的从背上传来。
“什么?”他一惊,随即就是勃然大怒,想把不要命知道了自己在生病还贸贸然跑出来的家伙狠狠地揍一顿。
征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在他身上不安的动了两下,找到了个舒服的位置就沉默了。
“你这家伙……”
“对不起。”突如其来的道歉从身后传来,以至于赤司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是出自那个一贯骄傲的人。
“赤,对不起。”感受到那人身体一瞬间的僵硬,征十郎紧了紧抱住赤脖颈的手臂,再一次说出道歉的话。

抱歉我昨天的那么过分的话,抱歉我把那么多痛苦负担丢给你,却没有为你做过什么,抱歉我曾经想要过把你杀掉……
真的,对不起。

“没关系。你不用道歉。”

征十郎一愣,赤的语气太过平淡,平淡的仿佛所有的痛苦的经历都不曾存在。
“赤……”
“真的没关系。”他打断他。“我出生的意义是为你夺取胜利,那些,都无所谓。”
他真的没有怪过征,一个闪念都没有。
这是他的使命,也是他的宿命,他不怪任何人。更何况是征。

征十郎听懂了,但是心情却没有好一点。他想再说些什么,想紧紧的抱住身下的人,但是发烧带来的眩晕感不允许他做这些。
赤司感到了背上的人的体软无力,将征十郎往上抬了抬,让他安置得更稳。
“睡吧。”
征十郎无力反抗陷入睡眠,他决定在醒来之后,一定要把想说的话告诉赤。

“征……”
“征。醒醒,征。”
“征。”
征十郎勉强撑开眼睛,首入眼帘的就是赤半跪在他身前,轻轻拍打着他的脸。
雨后初霁,阳光从云层中照下来,征的目光因惊恐猛地一收缩。
他看到阳光透过了赤的身体,那精壮的身躯显得若隐若现。
他扑过去抱住赤,感受到实际的触感,切切实实的体温,才让微微发颤的身体渐渐放松。
“征?”被突然抱住的赤司十分不解,他拍拍身上人的背。“怎么了?”
“没事。”声音因为感冒而显得低沉不清。
听到没事,赤司放下心,把人扶起来:“没事就好,到家了。”
征十郎吃力的抬起头,看到自家大宅,并不感到欣喜,他又看回赤,目光定定。
赤没有看他。“既然已经到家,待会儿我和管家说一声,你就可以休息了。”
“赤要走了吗。”不是问句,征十郎捉住赤司的手腕,神情隐晦。
“我没法进门。”这是无法解决的问题,一旦进门他的样子就会被家里的人看见,到时候怎么解释?怎么解释又出现了一个少爷?
“赤又要走了吗。”完全不顾对方在说什么,征十郎依旧是重复着这句话。
“征。”手腕被捉的有点紧,赤司皱起了眉。
看着赤司不快的样子,征十郎忽然扯出一个微笑,尽管有些虚弱,却不减光华。
不知为何,看着这个笑容,赤司有些心惊。
接下来征十郎的话,也坐实了他的预感。

“赤也知道,这种事情我们是不会希望告诉父亲的。”
“那么我自然不会告诉管家我发烧的事情。”

“……征。”赤司现在很头疼。
征十郎微笑的看着赤司:“恩?”

“我会进去照顾你,行了?”到最后还是他认输。
“乖。”
(#`′)凸要不是面前这个是病人他今天一定要揍他!

评论
热度 ( 14 )

© 河荷之鱼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