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荷之鱼鱼

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双赤】失物(6)

=====six
第一点是有共同记忆
第二点是统一性格,语言,行为,模式
第三点最重要的就是一人当家作主,这个人需要一个懂爱的人
——《如何治疗多重人格》


他翻阅着手上厚厚的心理书籍,默默思考着刚才消化的知识。
这几天外面飘着小雨,天气微寒。所以他也没有出去,而是呆在店里好好的啃那一堆晦涩的心理书籍。
有一个工读生似乎家里藏书不少,就给他搬来了十来本,堆在店的角落里。幸而这几天客人少,不然说不准就会传出灵异事件。
莫名其妙漂浮的书什么的,真是有些恐怖。
他冷哼了一声,把注意又集中在面前的书上。
这家店有老板做的手脚,在这里他可以直接碰到实物,只有那一排排摆满瓶子的柜架,他是直接穿过的。
老板没有特别说明,他估计是怕他一个泄愤把上面的瓶子给摔了。这也不是做不出来。
但是除了工读生和老板,别人也是看不到他的。
经常会有客人在祂面前走来走去,甚至会有人伸出手径直穿过他去取背后架子上的商品。
比如现在。
他向下看穿心而过的手臂,又抬头看看距他两公分不到的女中学生。他可以清晰的直直地看进对方的眼睛,数清对方的睫毛。就像很多言情小说里的桥段,最适宜告白和暧昧。按年龄他也正是这个情窦初开,心思萌动的时刻。
但对方的眼睛里没有他的身影。
时时刻刻提醒着他现在的处境。
他漠然的将目光放回书本上。


店里也真没几个人,那个女中学生走了之后就剩下他和老板,各捧一卷书,一时无话。
“阿赤阿赤!”女孩稚嫩的愉快的嗓音从门外传来,随着脚步越来越近,小小的身影也出现在店门口。
他冷淡地瞥了一眼,有些头痛。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小女孩就特别喜欢黏他,还自作主张叫他“阿赤”,原因是他的头发是赤色的。
无从反驳,他对这种事也无动于衷,也就任她去了。
然后就演变到现在这一步。
“阿赤,我们去赏樱吧,今天有集市呦!”女孩蹦跶蹦跶到他跟前,兴奋的提议。
“不去。”
“耶?为什么吗,集市很好玩的啊。”
“我没兴趣。”
“不要这样嘛,阿赤陪我出去走走啦。”
“你太吵了。”
“刚下过雨外面空气可好了!”
“与我有什么关系。”
“阿赤~”


最后这场拉锯战是老板一句话定的结果。
“不去的话给我付房租。”
老板被打扰了安宁很不高兴,面瘫脸上隐隐出现了怒意。
于是他们两个一大一小立马噤声。


“阿赤快来!”
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集市上,可见一个小小的女孩拉着一穿着斗篷,看不清脸的较高个青年向前跑着。
樱花盛开,落英缤纷,街道两旁全是盛放的樱花树,微风一吹,花瓣纷纷而下,游人行走其中,如同置身梦幻。集市上也随处可见一对对的情侣,不介意为这粉红色的美景再增添一些粉红色的泡泡似的遍地秀恩爱。
他手上被小女孩拉着,向四周环顾了一圈,又埋下了头,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小工读生倒是兴致十足,女孩亮晶晶的眼睛对集市上的各种新奇玩意和各类游戏充满向往,深吸一口气,卯足了劲把身后的兴致缺缺的少年向景点拉去。
他看看女孩拉得紧紧的小手,心里耸了耸肩,无奈的任自己被拉走。
算了,就当做是陪小孩子吧。


射击场
“阿赤,我想要那个。”
“砰砰砰。”
“先生真厉害,一次就拿到了。请收好礼品。”
……一只眼睛很方便。
捞金鱼
“阿赤,我们来比谁捞的多吧。”
“先生……先生请手下留情,这么多金鱼放在盒子里会闷死的。”
“阿赤好厉害!”
……他只是不想输。
小吃街
“阿赤,前面有棉花糖!”
“阿赤阿赤,我想吃那个栗子。”
“章鱼烧丸子!阿赤我们去那里。”
“阿赤,你要不要吃樱花饭团?有抽奖哦!”
“……”


手上捧着大包小包零食的他已经是麻木的被拖来拖去。而小女孩却精力不减,在店面之间窜来窜去。
更可怕的是她的胃啊,他目光放空的看着自己手上的零食包,那个小小的个子刚刚就吃完了至少他一天的饭量,还舔舔舌头说不够。
他算是初次见识了女人逛街的可怕,就算面前这个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也是一样威力不减。
沉浸在内心吐槽的仆司并没有注意到刚刚和他擦肩而过的一群人。
“阿赤~”女孩又在前面拉高分贝呼唤。
他整了整手上的大包小包,向前加快速度。
自然不会看到,在他背后的人群里,有人因听到这声呼唤而回头略有所思。
“小征,怎么了?难道有人在叫你?”实渕玲央打上少年的肩膀,笑问道。
“不,应该是认错了。”赤司征十郎回以微笑。垂下眸子敛藏起不愿人知的情绪。
刚才那件白色斗篷,为什么那么眼熟呢?


小姑奶奶总算是停下了折腾,愿意暂时坐在路边长椅上好好的看一会儿花。
他把一堆零食放在一边,向后仰倒在背椅上,抬头凝望着粉红色的樱花树。
虽然体力上说得过去,但还是有种身心俱疲的感觉,这就是陪女人逛街的可怕吗。
他有点想深深地扶额。为赤司征十郎多年之后的命运点根蜡。
不过,最终那个会让赤司征十郎甘心陪她逛街的女人,会是什么样的呢?
他突然觉得有些无法想象。
无法想象征十郎会陪着一名女性一起逛街,甘之若饴的为她提大包小包。
但如果真的到了那时候,也是一定会有这么一天的吧。
那个家伙也会有向周围那些人一样坠入热恋的那一天吗?
想到那个人也会有那种卖蠢的时候,他就想笑,笑得特别开朗。
不过心口闷闷的,是刚才伪·剧烈运动的原因吗。


他脸上难得出现了纠结的表情,但自己却没有意识到。
然后他无意识地向放零食的一侧一瞥……
∑( ° △ °|||)︴
零食小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塌下去了一半,并且正以肉眼可见速度减少中。
始作俑者还在晃着两条小短腿,注意到他的目光后递过来一个烧果子。“要吃吗?”
“谢谢,免了。”
他把头转回去。心中默默希望以后征十郎别找这么一个吃货做老婆。
虽然赤司家也吃不穷就是了。


女孩在那边扫荡食物,他在另一边望着樱花树发呆——实际是在回忆复习心理书上的重点。
两人平静的过了一会儿,他发现有人扯他的斗篷。
目光向下一扫,小工读生抱着笑容,跟他说:
“阿赤,我请你吃汤豆腐好不好。”
他飞快地扫了一眼食物堆放地——现在那里只有一片空荡荡。
他板着一张脸起身:“走吧。”
他要收回刚刚的话,这种胃口赤司家也会被吃穷的!
不过如果是汤豆腐……那就无所谓了。


“大叔,两份汤豆腐。”
“好嘞。”
女孩扒着柜台,朗声开口。
他站在柜台前面,默然无语。
“阿赤不高兴吗?”女孩拉拉他的衣角,仰脸问道。
“没有。我只是不太习惯。”他是没有感情的残缺人格,自然无所谓高兴不高兴,但不习惯是真的。即使是在他占据身体主导权的时候,他也没有来过集市。至于那家伙……就不一定了。
人缘在那里,也是无需否认的事实。倒是他也不在意就是了。
“那阿赤我们下次再来好不好,多来几次就习惯了。”小女孩目光认真,十分郑重的回问道。
他低头直视着女孩认真的神色,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下次……吗?
突然,耳边一声熟悉的声音响起,惊得他浑身微微一颤。
“请给我一份汤豆腐。”
这个声音,这份柔和却不掩气势的语调。
就算他神灭了都不会认错。
他回头,正好落入某人双赤的瞳孔中,还有那嘴角微勾的弧度。


他说,好久不见,赤。


___________________+
求助:为什么遇到另一个自己却有种被捉奸的感觉?

评论
热度 ( 9 )

© 河荷之鱼鱼 | Powered by LOFTER